死魂灵 8.1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卷第三章
Basatio
后来他们大伙儿在一间烛光荧荧的、小巧舒适的屋子里落了座,这屋子面朝凉台,走出玻璃门便是花园,繁星在沉睡的花木梢顶上空闪烁,从花园里向他们窥望,这时刻乞乞科夫大有得其所哉之感,此种心情是他许久不曾有过的了。仿佛他长年飘泊异乡,现在重新返回到老家的屋檐底下,他历尽沧桑,终于获得了他所冀望的一切,可以扔掉那伴随他四处流浪的手杖,说一声:“够啦!”这样令人陶醉的感觉,是殷勤好客的主人的一席明智的谈话在他的心灵中激发起来的。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有一些话语比其他的话语显得更贴心,更亲密。并且经常是出乎意料地,在一个偏远的、被人遗忘的穷乡僻壤,在一个寂寥荒凉的地方,会遇上这么一个人,他那暖人心肺的谈话使你忘掉了自己,忘掉了路途的坎坷,忘掉了投宿客店的不舒适,忘掉了现时代的淫秽不堪入耳的调笑声,也忘掉了许多骗人勾当的狡猾奸诈。这样度过的一个黄昏,从此永远生动地镌刻在你的心间,被忠实的记忆始终保留着:有谁在场,谁坐在哪个位子上,他手里拿着什么,甚至连墙壁、墻犄角和任何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东西,都会给记得清清楚楚。
乞乞科夫也就这样记住了那晚上的一切:不仅记住了那间可爱的、朴素无华的屋子,笼罩在聪明的主人的脸上的宽厚神情,甚至还记住了房间的糊壁纸的花纹,递给帕拉东诺夫的带琥珀嘴的烟斗,他朝雅尔普那张肥脸上喷去的烟雾,雅尔普打喷嘆的哼哧声,美丽的女主人的笑声,她边笑边说的话儿:“够了,别捉弄它啦”,记住了明快的烛光,墙犄角里的一只蟋蟀,记住了玻璃门,也记住了从门外向他们窥望的春天的夜空,那夜空支在树木梢顶上,满缀着星星,充溢着夜莺从苍翠树丛深处传出的高声啼鸣。

在人的记忆中停顿下来、长期翱翔的暂短的片刻。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片刻。这一刻,你又想起了什么?

0
《死魂灵》的全部笔记 8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