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有乡消息 6.7分
读书笔记 第十二章 关于生活的安排
Jim Moriarty
关于所谓刑罚的问题,人们向来讲得那么聪明而又做得那么愚蠢;刑罚除了是人们的恐惧情绪的表现之外,还能是什么呢?而且他们必然要感到恐惧,因为他们——社会的统治者——好像是居留在敌对国家里的一支武装队伍。可是我们生活在朋友之间,既不需要恐惧,也不需要刑罚。如果我们为了害怕发生偶然的杀人事件,或者偶然的粗暴的殴打事件,就一本正经去依法杀人或者行凶,那么,我们就只能是一群凶残的懦夫了。

因为对犯罪的惩罚只是对生产力的伤害于是干脆放弃了惩罚,完全靠自觉和人性本能对做恶的自我衷责来约束犯罪,太高估人性的恶了

0
《乌有乡消息》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