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谈话录 8.8分
读书笔记 8 时间是根本之谜
闫不死

我想,对一个诗人来说(有时我也这样自诩),万事万物呈现于他都是为了转化为诗歌。所以不幸并非真正的不幸。不幸是我们被赋予的一件工具,正如一把刀是一件工具一样,一切经验都应变为诗歌。假如我的确是一个诗人,我将认为生命的每时每刻都是美丽的,甚至在某些看起来并不美丽的时刻。但是最终,记忆把这一切变得美丽。我们的任务,我们的责任,即是将情感、会议,甚至对于悲伤往事的回忆,转变为美。这就是我们的任务。而这一任务的巨大好处在于,我们从不将它完成,我们总是处于完成这一任务的过程之中。

0
《博尔赫斯谈话录》的全部笔记 2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