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根斯坦与哲学-牛津通识读本 8.0分
读书笔记 不可说的,只可不说
MNE

所谓意义(意思),只借助命题是实在的图像才依附在命题上。而实在是事实即存在的事态的总和。

只有事实话语是有意义的话语。谈论和思考不属于事实领域的事情就没有意义,因为其不映示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可供映示。

哲学的目的在于对思想作出逻辑上的澄清。哲学并不得出“哲学命题”,而是让命题得到澄清。(《逻辑哲学论》4.112)

意志的善意或恶意的行为对于世界并没有任何不同→它们不改变世界上关于事物存在状态的任何事实,然而它们却改变了“世界的界限”。他们影响整个世界在道德主体眼中的样子。因此,善意的主体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于恶意的主体眼中的世界。快乐者与愁苦者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中。这就表示善意对善意的主体产生或伴随着快乐,而恶意对恶意的主体所给与的正好相反;或者表示最根本的道德上的善就是快乐本身。♥

伦理的回报和惩罚必须归于行为本身,而不应联想到它们在实施领域所产生的后果,即“惩罚”和“回报”这两个词的“通常意思”(《逻辑哲学论》6.422)

1
《维特根斯坦与哲学-牛津通识读本》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