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身体·他者 8.0分
读书笔记 全书笔记
hjwforever

(毕业论文2, 打算涉及他者文化,所以在本书中着重关注第三部分)

当代法国哲学以瓦解意识哲学为目标的感性智慧之旅

一、对当代法国哲学的初步界定

独立的法国哲学只有现代史以及后现代史。——《感性的诗学:梅洛·庞蒂与法国哲学主流》

早期现代西方哲学(early modern western pilosophy):笛卡尔时代到黑格尔时代的哲学

后期现代西方哲学(late modern western philosophy):黑格尔之后直至20世纪60年代之初的西方哲学

后现代西方哲学(post modern philosophy):60年代以来的西方哲学

这样的界定以定性为主,同时辅以时间规定;

大体上可以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西方哲学称作当代西方哲学。

就法国哲学而言,则主要指的是现象学存在主义的鼎盛期(后期现代哲学)&结构-后结构主义(后现代西方哲学)的全部历程;

德里达“结构主义和结构主义运动是从现象学中生长出来的”——Moran, Introduction to phenomenlogy,p.14

二、现代哲学进程中的主题转换

西哲发展的三个阶段:古代的本体论阶段、近代的认识论阶段和现代语言哲学阶段。(语言学转向)

后期现代哲学与早期现代哲学之间的断裂、并且进而向后现代哲学演进的三个方面:身体的渐次显现、语言的不断扩张、还有就是他者的逐步浮现。

这三大主题共同瓦解了早期早期现代以内在性为指向的意识哲学、主体形而上学。

现象学存在主义旨在探讨个体生存与社会、历史文化的关系问题,看到了个体与社会的某种冲突结构,并因此主张和倡导个体的主动性、创造性和选择权;

结构-后结构主义同样探讨个体生存与社会、历史、文化的关系问题,同样看到了个体与社会的某种冲突结构,但更多的强调了个体在上述关系中的被动性和从属地位。

两者探讨的都是经验与知识的关系问题,都看到了经验与知识的相互过渡,而没有停留在其中的一个方面。

后现代哲学进一步推进了后期现代哲学开启的对于主体形而上学的瓦解。后现代哲学在意识处境化的基础上把一切精神性的东西都彻底物化了

1.把自我和世界重新整合在一起;2.消解自我概念本身

围绕身体、语言、他者三个角度,后期现代哲学和后现代哲学使“此在”体现出远远超出于早期现代意义上的主体的“广度”,但却丧失了其“深度”(内在性),并因此最终导致了意识哲学或主体形而上学的解体。

三、当代法国哲学的三个时代

讨论当代法国哲学,大体上要解决的是现象描述传统与结构分析传统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说是要勾勒现象学在不同时期的差异与分化。这主要表现为两代哲学家之间的张力关系以及这种张力的最终消解。

萨特集中体现了3H的影响。德里达将萨特的现象学存在主义看作一种“哲学人类学”,是“黑格尔-胡塞尔-海德格尔式的人类学”。

总体上看,3H一代哲学家力图破除身心二元论或唯心论,越来越突出身体的地位;他们开始注意到表达问题的复杂性,开始看到语言问题的重要性;他们抛弃了普遍主体概念,注意到了我与他人或冲突或共处的相互关系。

法国现象学的活力在于,它对现象学进行了创造性的拓展:1.3H一代法国哲人从德国引进的不是强调绝对唯心论的黑格尔,而是关注诸如苦恼意识之类的具体经验的黑格尔;*2.他们大多拒绝胡塞尔对于先验主体性的追求,并因此注重开展除现象学的历史和社会维度,往有利于导向生存哲学的解读;3他们往往把海德格尔哲学的重心从存在哲学转向生存哲学,对他进行一种他本人极力反对的人道主义解释(ex在《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中,萨特把他本人和海德格尔列入存在主义的无神论者之列,“主张存在先于本质”,或者说“存在必须从主观开始”。).

继现象学存在主义之后出现的是3M一代:马克思、弗洛伊德、尼采三位怀疑大师,是所谓的反人本主义或者提出主体终结论的一代 。在3M时代的哲学家看来,人并不创造历史,也不会在历史中发现真理和目的。这一时期的哲学家们提出主体终结论,同时伴随着一系列的“终结”,并因此导致了哲学的“危机”。

哲学正向文化研究转型,于是出现了非哲学取代哲学的情况。3H时代某些纯粹哲学努力于是被归于无效,但其中关注文学艺术和文化的方面则获得了扭曲性的发挥。理性批判和怀疑情绪进一步弥漫,价值重估的要求再度提出,语言学模式获得了普遍的应用,主体的命运完全被纳入到了无情的语言游戏中。这导致确定性的终结,导致某种虚幻意识——在心理学上有弗洛伊德,在历史上有马克思,在伦理学上有尼采,在伦理学上有列维-斯特劳斯,在语言学上有索绪尔。而在后期福柯、德里达等人那里,有关话语霸权、符号分裂、语言通胀的看法,尤其加深了这种幻灭感。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来,当代法国哲学出现了某种新趋势,出现了一个多元共生的综合时代:福柯进入到关注审美生存或伦理生存阶段后,似乎从结构主义经后结构主义重新回到了现象学的起点;德里达把他的结构指向政治、法律社会领域,不断扩大其地盘,他对身体、他者的问题的关注,始终与现象学有着密切的牵连......

上篇 语言·话语·文本

语言问题是当代法国哲学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它涉及语言、话语文本等一系列密切相关的概念。

就法国哲学对待语言问题的姿态而言,存在着从早期现代到后期现代再到后现代立场的变迁。早期现代哲学中,意识主体的中心地位导致语言居于思想的单纯表象工具之地位,语言没有能够获得专题性的讨论;现象学存在主义运动中,存在着从理想语言到生存语言的过渡,对应的是从先验主观世界向生活世界的回归;结构主义运动中;语言学模式的普遍运用引导人们对社会文化现象进行科学的解释,导致意义确定性的追求;而后结构主义的语言游戏规则把文化现象的意义推向了不确定性;结构-后结构主义影响下的后现代主义更是强调了语言的增殖与扩张。

在这样的演化中,我们注意到语言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性质:早期现代时期,作为表象观念的工具,语言自身也被观念化了;后期现代时期,除了具有表象功能,语言同时具有诗意性,表现出观念性与物质性的双重存在,体现了灵性和物性之间的某种张力;后现代哲学中,语言越来越走向物性化,或者说语言开始展示它的强劲和物质性力量。

中篇 主体·身体·经验

身体问题是当代法国哲学的一个重要主题,它与主体问题密切相关,而主体问题经历了从早期现代哲学意义上的普遍理性主体观,到后期现在哲学意义上的个体生存主体观,再到后现代哲学意义上的主体终结论的演变。

早期现代哲学表现为主体形而上学,而自后期现代哲学以来,出现了主体形而上学的解体,其原因或后果之一乃是身体地位的突出,这意味着经验,即感性经验的恢复和张扬。法国早期现代哲学从总体上看是意识哲学,重视的是内在心灵(我的2017。。),在纯粹身体和纯粹心灵的二分中抑身扬心,把感性的或经验的身体纳入到观念的秩序之中,让它受制于意识主体的支配,并因此没有让它获得主体的地位。

法国后期现代哲学开始消解意识哲学,不同程度地疏远心灵,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身体对心灵的反抗,实现了感性的回归(2018?),通过强调心灵的肉身化和身体的灵性化(与生命、情感的关联)而突出了身体经验,不同程度地实现了身体主体的地位。

在法国后现代哲学中,推动的则是心灵和身体的物性化进程,表现为感性欲望或身体经验的极度张扬,力图消解意识哲学的最后残余,并因此确立了身体主体或欲望主体的核心地位。

下篇 他人·他者·他性

他人问题其实就是“自身”与“他者”或“同”与“异”的关系问题,这在当代法国哲学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尽管法国早期现代哲学中也曾偶尔涉及他人概念,但由于强调了普遍理性主体而忽视了他人问题的根本意义;法国后期现代哲学注意到了这一问题对哲学构成的危机,但往往将之融入到有关存在的学说之中,从自我中心、非理性个体主体的角度对待他人,要么将他人纳入到自我生存的构成环节之中,要么将他人看作是一种妨碍自我生存的异己力量,他人因此没有真正的地位;由于列维纳斯从纯粹他性或异质性出发考虑他人问题,他人才有了独立的地位,这与结构-后结构主义为代表的后现代哲学渲染主题离心化、强调文化差异以及差异的生成相呼应。

通过清理法国某些著名哲学家关于“同”与“异”关系的看法,我们可以揭示出法国哲学从关注作为普遍意识的主题,到关注作为个体生存的主体,进而提出主体离心化的内在逻辑,并因此有助于我们更细、更准确地把握法国哲学从早期现代哲学到后期现代哲学,再到后现代哲学的转变。需要说明的是,列维纳斯关于他人问题的现象学理论由于强调绝对他性,也可以归属于后现代哲学范畴。

一、意识哲学与他人的消失

普遍理性秩序要么以同化的方式,要么以排斥的方式对待异质的力量;

从总体上看,由于关注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由于关注同一性而不是差异性,由于关注普遍理性主体的绝对地位,早期现代哲学根本不可能提出专门的他者(他人)与他性问题,他人都不过是没有任何异质性的另一个我本身;

同一与差异的关系问题一直是现代哲学关注的问题,但早期现代哲学完全围绕同一展开哲学思考,把差异或他性纳入到整体观念结构中,并因此让它丧失了其应有的地位。

二、在世存在与他人的浮现

法国后期现代哲学,尤其是法国现象学存在主义开始重视他人问题。

在胡塞尔那里,他人问题属于认识论问题:他要问的是他人何在(在我的意识之中,还是在我的意识之外?);

在法国现象学存在主义者萨特、梅洛·庞蒂那里。则演变成为存在论-生存论问题:他们关注的是他人的在世存在(是与我冲突,还是与我共在?);

现象学家列维纳斯却主张同时超越认识论和存在论:他关心的是他人的超越存在(具有相对他性还是绝对他性?)。

上述三种情况都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看:我与他人相关,但他人不世界中的客体,而是主体;作为主题,他人确立了新的意义层,或者说体现了主客关系的一些新类型;他人存在确定了与文化世界(工具,作品,传统)的关系。

1.生存转向的他人之维;

2.他人问题的共在之维;

梅洛·庞蒂:

历史是共同体的历史,文化是共同体的文化,个体在历史和文化中有其独特的地位,但绝不可能以孤独的方式存在,他处于与他人的关系中。(社会学)与自然的共生为人类的共在奠定了存在论基础;

文化世界并不建立在于真理的直接关系中,而是建立在主体间性基础之上。

3.他人问题的超越之维 ;

列维纳斯:“为他人的人道主义”

意向性、时间性和主体性。

三、文化世界与他性的张扬

法规后现代哲学,主要是结构-后结构主义重点关注文化意义上的他者。理性与非理性、西方与非西方、哲学与非哲学的关系问题成为他者理论的实质性内容,表现为西方学者对理性中心论、西方中心论的批判反思。

现象学存在主义比较关注自我与他人之间或认知关系或生存关系,基本上是在共同体内部考虑我与他人的或冲突或共在关系,大体上是以理性中心论或西方中心论的眼光来对待的;

结构-后结构主义依然关注他人问题,但更为关注文化间关系中的他者问题,并因此表现为各种关注文化差异、文化多元性、文化异质性的理论,既体现在西方文化与非西方文化之间,也体现在西方文化内部的主流文化与非主流文化之间。列维-斯特劳斯对原始文化的关注,拉康对无意识话语的解读,福柯关于理性与非理性关系的论述,德里达对逻各斯中心论的解构,针对的都是他者和他性的问题,都表现为对绝对他者的承认。

1.主体间性即文化间性

他者问题在列维-特斯劳斯著作中具有核心地位:通过关注他者而回归自身,这乃是西方思想家不再囿于主导性的意识形态,并且以某种外来或异质的东西为参照的思路的体现。它显然要求突破在现象学存在主义那里依然存在着的种族中心论(西方中心论)。

2.现代性进程中的他者

围绕理性与非理性的关系问题来考察福柯对于他者的绝对他性的关注。

福柯:把现代性的起点确定为19世纪,根本的原因在于,至今仍然对“我们”产生着影响的人的诞生、人文科学的诞生和现代权力机制的奠基都发生在这一时期。

重点考虑西方现代性进程中的同一与他者的关系,因此主要涉及对待西方文化内部的异己问题,即主流文化与非主流(亚文化、边缘文化)的关系问题。

基本上围绕西方文明自身的问题展开。

他的相关看法对后殖民主义影响甚大,并因此对文明间关系的思考具有十分重大的启示意义。

他的努力典型地代表了法国后现代哲学家对于西方内部非主流文化或异质因素命运的关注。

3.逻各斯中心论与他者

围绕哲学与非哲学的关系问题来考察德里达对于他者的绝对他性的关注。

德里达考虑整个逻各斯中心论历史中的同一与他者的关系,尽管最初的目标是一种内部策略,但不可避免地直接导致了“内外关系”,即西方文化与非西方文化的关系问题。

围绕着文化领域(尤其是哲学文化与非哲学文化关系领域)进行,他承认西方有其局限,因此要借助他者,但他更为尊重的还是自己的传统。

结语 当代法国哲学的整体图景

当代法国哲学集中体现了身体、语言、他者三大主题对主体形而上学的瓦解。然而,我们必须注意到的是,它们自身又形成了形而上学的新主题。不管是法国后期现代哲学的人本主义传统还是还是法国后现代哲学的反人本主义传统,都围绕着这三大主题展开。在人本主义传统中,身体始终是中心话题,他者、语言问题最初从属于身体问题,后来逐渐成为重要主题;在反人本主义传统中,语言一直处于核心地位,他者、身体从属于语言问题,随后逐渐成为重要的主题。

这三个概念需要借助一些相关的概念来获得展开:

身体概念应该在主体概念的当代转换中来进行理解,尤其应该注意到知觉和经验在界定身体主体中的意义;

语言学转向在不同流派、哲学家那里表现非常不同,语言问题也因此应该同时借助文本、文字以及话语等概念来探讨;

他者既涉及他人也涉及他物,最终表明的是我与他人之间、一种文明与另一种文明之间的差异,因此也应该注意到他人、他者、他性三个概念之间的密切关联。

从法国早期现代哲学到法国后期现代哲学再到法国后现代哲学的过渡:

就身体问题而言,存在着由机械的身体到身心统一的灵性化身体再到物质性欲望身体的演化;

就语言问题而言,存在着由透明的理想语言向半透明的生活语言再向完全不透明的自足语言的变迁;

就他者而言,存在的是从否定他性到相对他性再到绝对他性的过度。

“三位一体”逐渐动摇了意识哲学的地位,在扩大“主体”外延和广度的 的同时,逐步掏空了法国早期现代哲学中的意识主体的内涵和深度,导致了意识哲学的最终解体。而这一切构成了所谓的当代法国哲学以瓦解意识为目标的感性智慧之旅

0
《语言·身体·他者》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