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虐 6.1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慢懂
7
仓田在信浓日报社工作。
他查阅了有关日本狼的一些资料。
他总算弄清楚了一件事。经向国立科学博物馆询问,查明明治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三日(1905年),在奈良县的鹫家口曾有一只狼被打死。
那张狼皮被一个名叫阿尔科姆·安德森的人带回英国。据悉,安德森是受大英博物馆的委托寻找日本狼的。
那只狼便是最后一只。打那以后,日本狼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国立科学博物馆虽没有宣布日本狼已经灭绝,但根据分析,日本狼存在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这种分析不无道理。狼是纯食肉动物,而且狼这种动物过的是高度的社会生活。它不象老虎和豹子那样可以独立生存。因此,便形成了群体社会。另外,过群体生活的动物还有狮子等,因为它们单独很难获取猎物,便只能依靠集体的力量,共同出动围捕猎物。只所以会如此,全由它们跑不快所使然。
狼也跑不快。捕猎时,它们全靠共同包围。这一类的食肉动物,个体一减少,便会急剧走向绝灭的危境。
它们跟杂食性的熊和野猪等动物不同,要独立生存下去是绝难办到的。
导致日本狼灭绝的起因是由洋犬带进来的犬瘟热和狂犬病。这种病由家犬传染给了狼,并逐渐蔓延开来。患了狂犬病的狼甚至在村子和镇上到处乱蹿,其修状目不忍睹。其后,狼便濒临灭绝了。
若是熊或者野猪之类,只要能有几头幸存下来,便会再度繁盛起来。但是,这对过着社会生活的纯食肉兽狼族动物来说,则几近不可能。数量一减少,混血杂种的弊害便不可避免。这样,当面临灭顶之灾的时候,必将导致其更快的灭亡。
8
——戈罗居然会是狼。
德造刚从报纸上得知戈罗是狼时。心中不由得大为紧张,现在他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
德造眼前往事历历再现。以前看来像谜一样不可解的东西,明白了戈罗的身世之后,便都豁然冰释,真相大白了。首先狼体格高大。
它的魁梧的身体,笨拙的举止,满脸的凶相,还有阴暗、忧郁的性格——所有这一切,都与狗迥然有别。
希罗的母亲那智号看到戈罗时,毛发倒竖,吼声不止,现在看来毫不奇怪。自己的天敌狼就在眼前,狗能无动于衷吗?
以前,狗一看到德造就拚命乱咬,现在答案也不言自明了。狗从德造身上闻出了戈罗的气味,它们既感到狂怒又十分害怕。
不是死神在作祟——德造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他以前一直认为狗冲他咬是因为看到了附着在他身上的死神的影子。他当时也只能这么解释。
当明白这一切都起因于带在身上的戈罗的气味以后,德造不禁苦笑了。自己整日蜷伏在破寺里面,听着死神的足音渐渐逼近,静候死神的降临。现在想想,那样子可真够滑稽的。
一幕幕场景在他眼前出现——
初见戈罗的情景,班羚被扑倒的那一瞬间,还有戈罗向他告别时发出的那声哀绝的咆哮。
——原来如此。
德造失声说道。
报道中称,戈罗概有可能是最后一只日本狼。虽然人们以为日本狼在很久以前已经绝迹。德造认为这种说法不无道理。戈罗常常神情渺茫,它究竟在想些什么,实在叫人有点儿捉摸不透。当希罗扑到它身上亲昵地打闹时,它很少理会。它常常蹲在阴影里,望着寥远的天边出神。戈罗所心驰神往的地方,大概就是同族所栖息的世界吧。
一入夜,戈罗便到山里去。希罗回来,戈罗却常常滞留不归。笨拙的戈罗究竟为什么出去游荡,德造不明就里。
现在德造才知道它原来是在寻找同类。但是,日本狼早已灭绝,戈罗的母亲不知何故侥幸活了下来。报道中说,狼过的是高度的社会生活,它们严守一夫一妻制。狼崽父母死了,同伴们便会担负起抚养它的责任。如果它的父狼还活着,尚有同族存在,那它们就决不会对戈罗置之不理。看来父狼和伙伴们都已死绝,戈罗无疑是最后的一只狼了。
天天夜里,戈罗在山野里东奔西跑、呼唤同类,岂不知同类早已不存在了。
戈罗很少与希罗一起嬉戏,它那凝望茫茫远方的双眸,有着无限的悲哀。也许正是因此之故,德造才觉得它是一条阴郁的狗。
戈罗漠视并拒绝与德造亲近,这也许是由于狼族的本性使然。
德造定定地盯着水面。
那夜空中长长的咆哮仿佛又在耳边震荡。
这声声咆哮,既是狼向德造和希罗告别,也是它在不得不为寻找已不存在的同类而塔上征途时所发出的悲壮的呐喊。
德造眼瞅着水面,陷入了沉思。
冬日的河水,显得黑沉沉的。

0
《凌虐》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