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阿多诺关于形而上学的沉思痛骂卢卡奇
子莒

对卢卡奇主体主义的批评在最后一部分《关于形而上学的沉思》中得到重申。在一个讨论形而上学经验之可能性的语境中,阿多诺再一次否认客体性可以独自被化约为“凝固的社会”(congealed SO—ciety),并坚持客体的先在性是唯物主义的标志性特征。将物整个地化约为社会过程,包含着一种向纯粹行动的主体主义的倒退。他继续在这个意义上声明,将物化理解为一种副现象:虚假的客体性的反映形式。“纯粹的直接性和拜物教,”他写道,“是同样的不真实的”:

在坚持直接性反对物化时。我们是在放弃辩证法中的他者因素……然而形而上学经验不想说出的超出主体的剩余和物性之中的真理性因素,这是真理观念中的两极。因为,没有一个从幻觉中解放出来的主体就不可能有真理。同样,没有那种不是主体但其中又有着真理的原型的东西也不是没有真理。①

在阿多诺看来,卢卡奇的唯物主义的问题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在纯粹的直接性和拜物教之间作出的错误选择:一是个人在其中直接地互相发生关系的整一的、充满意义的社会,而另一个则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非人的制度所中介的社会,一个破碎的、失范的社会。然而,对阿多诺来说,这二者同样是不真实的:后者是前者的抽象否定,正因此被前者所预见。正如实证科学客观的、工具性的立足点预见其主观的、道德化的批判一样,被拜物教形式所控制的社会观念也预见到了这个立足点——整一的、充满意义的社会——从这个立足点出发,它将被抽象地否定。①Adomo,Negative Dialectics,pp-374—375.134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