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26页
子莒

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根本特征是,产品是为交换而不是为使用而生产的。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只有剩余产品被用来交换,而资本主义社会则以交换原则的普遍性为特征。这当然不是说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产品不再供人使用,而是说它们的使用价值变成了交换价值的一个功能。这种交换价值对使用价值的统治——在对商品形式的分析中被揭示出来——是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及潜藏的社会统治的出发点。马克思格外感兴趣的是商品形式的虚假特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互独立地进行生产的个人之间的关系)借以表现出一种物的物化、唯物主义与实践-嘲客观性特征(它的交换价值或价格)的过程。①因此,商品似乎拥有属于自己的生命,经由市场上交换价值的波动表现出来。

古典政治经济学以及后来的经济学都“相信”这个幻象,把经济当做一个具有客观规律的领域来对待,认为无需进行根本的改造就可以系统地研究这些规律。这导致对经济的宿命论看法与自然宗教中对自然的宿命论看法不无相似之处。马克思本人就提到过商品的这种拜物教特征。借助于政治经济学和经济学,我们可以预见到经济事件的可能结果(尽管不是完全地)和我们自己的态度。然而,我们仍然无力从根本上改变这些事件,无法削弱决定人类行为规律的力量。

因为科学被隐含在资本主义及其特有的幻象形式之中,所以马克思将他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批判称为古典政治经济学批判。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向生活在这些社会中的人们展现的方式,与这些社会被理论化的方式密不可分。庸俗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概念根本无法充分表达对生产关系、对社会世界的流行看法与社会科学之间的关系,因为它隐含着这样的含义,即社会世界表现的方式在某种意义上说乃是被强加于其上的世界观和信仰的结果。这就忽视了社会幻象在经济过程本身中的起源。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社会包含了它自己无法选择的表现形式,也就是说,经济关系必然向其成员展现的方式。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