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治与教育 8.5分
读书笔记 第162页
Rider
丁一样提出反驳,他认为亚里士多德这样解释不是出于他自己的信 念,而是出自一般人的印象;在真正能够代表亚里士多德思想的《伦 理学》里,他把那些追求真正美好的人叫作贵族。尼科利认为,罗马 的”贵族身份”( nobilis,即卓越者)这个词比较好,因为它使一个人 主要凭借自己的行为和成就成为贵族。文艺复兴中的贵族观念与 罗马人比较相近,但也有区别。罗马的贵族轻视工商业,宁愿在乡 下种他们自己的地;这种种地甚至于还得到了一种特别的称号,“那 是一种可尊敬的但却是乡下的贵族”。“文艺复兴的贵族观念与罗 马人不同,“在威尼斯,贵族’,即那个统治阶级,都是商人。同样, 在热那亚,贵族和非贵族的区别则是商人和水手”,因此可以说,文 艺复兴时期的贵族实际上是资产阶级中“出类拔萃”的人士。“ 这是一个有文化、重教养的,而不只是追求金钱和财富的资产阶级,而人文主义者的一项重要的教育便是以他们为对象。在君主政体下,他们中的上层与君主结成了统治者的共同利益和联盟,而他们共同的身份便是“廷臣”。廷臣集聚的那个宫廷,可以是也可以不是一个真的宫廷。布克哈特写道,统治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他们是平民,血管里边没有贵族的血液”,“围绕在他们周围的社会在任何方面不逊于一个宫延”。当然,在君主眼里,有贵族血统仍然是一个完美延臣的条件,但是,“真正的廷臣………在一切生活关系中,他之所以必须特别维持一种尊严的有节制的风度,理由并不在于他血管里流着的血液,而在于要求他做到的一种完美的风度。我们在这里已看到一种基于文化和财产的现代尊荣概念;基于财产只是因为它能够使人们致力于文化生活和有效地促进它的利益和进步”。财产之所以重要不在于它本身,而在于它为一个人成为有
第四章文艺复兴时期的君主教育和人文教育 文化、有教养的优秀者提供了必要的经济条件。但是,真正标志着 贵族上流的,还是被称为“廷臣”( courtier)的的那种文化。这也是吸 引许多人文主义者,使他们成为体制内“有机知识分子”的文化。 他们是这一文化教育的产品,同时也在其中起着教育者的作用,维 持着这一文化及其价值观的再生。 六、作为“廷臣”的“高贵绅士” 文艺复兴时期的开明明君主,他们接受了新思想,热心于改革,不 肯墨守成规,资助和保护文学艺术活动。除了获取名声装点门面 其中也不乏学识广博、具有真オ实学、颇有人格魅力的君主。这些 新君主显得十分独立,更愿意依靠自已的聪明才智(包括权术、阴谋手段、驭民策略等)来治理国家。他们竞相把有名望的人文主义者笼络到自己的宫延任职。一些被宠信、重视或想升迁的贵族,也进入宫廷陪伴君主。这样,由于宫廷仪式的需要,便产生了“廷臣”这一在历史上持续很久的现象 历史学家比尔克在《廷臣》中说:“廷臣和人文主义者、君主 起,同属于人们非常熟悉的文艺复兴时期社会人物的形象之 人文主义者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特殊知识分子人群,“人文主义”的个体本位的“人”,将他们与中世纪知识分子的“僧侣”区分开来与具有文艺复兴时期特色的“人文主义者”相比,“廷臣”和“君主却是自古有之,而且文艺复兴之后也还是代代都有传人,为什么“延臣”会成为具有文艺复兴标志的特别“社会人物形象”呢?如果说

q

0
《统治与教育》的全部笔记 2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