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淹没和被拯救的 9.2分
读书笔记 被淹没的被拯救的
了利

第一章 罪之记忆

一个现代极权主义国家对其个人所实施的压力是可怕的它拥有三个最基本的武器:直接宣传或把宣传伪饰成教育、指示和流行文化,对多元文化信息树立壁垒,以及恐怖。然而,这并不能让人们承认这种压力是无法抗拒
犯罪记忆的极度扭曲往往发生在记忆的抑制状态。这里,同样,真与伪之间的界线会趋于模糊。人们经常会在法庭上听到"我不知道”或“我记不住了”,有时罪犯的确故意说谎,但有时却是一种僵化自欺的谎言,形成了化石般的固化模式,回忆者决定放弃这段记忆,并通过否认这段记忆而取得成功--他已经排出有害的记忆,就像人们排出排泄物或寄生虫。辩方律师很清楚这一点。他们常常建议他们的客户,把记忆断层转化为遗忘,把推定的事实当作真正的事实。我们不需要深入精神病理学的领域,就可以找到一些人物案例-他们的陈述让我们迷惑不解,虽然我们肯定他们的言语是虚假的,但我们无法确定主体是否知道自己正在说谎。荒唐地假设一下,如果说谎者在一瞬间变得诚实起来,他,自己也会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第二章 灰色地带

恰恰相反,那些集中营新来的囚犯不可避免地感到震惊,他们所突然坠入的这个世界是可怕的,没错,但同样不可理解,不符合任何简化模型。敌人在四面八方,也在内部,而“我们"迷失了它的限度;相互对抗的派|别不仅是两个,人们不能发现一条(唯一的)战线,而 1是许多,可能无数条混乱的战线,横巨在相互之间。进入集中营的人希望至少这些不幸的人能团结起来,但在集中营里,除非特殊情况,毫无结交盟友的希望。相反,这里只有成千上万自我封闭的“单体生物",而在他们当中,只有无望的隐藏和不断的挣扎,在进入集中营后的几个小时内,这个突兀的新发现就变得如此显而易见。新来的囚犯在寻求盟友时,往往马上遭致集中的侵犯。现实是姐此残酷,以致立刻导致人们抵抗能力的崩溃。对许多人来说,这是致命的,间接的,甚至直接的一毫无准备下的打击是难以防卫的。
特权的崛起,不仅存在于集中营里,也存在于任何人类群居的环境中。它是一种痛苦却无法消失的现象一只有乌托邦才不存在特权。正义的人有责任通过战争去消灭所有不应存在的特权。但我们不能忘了,这样的战争是永无休止的。当权力被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所掌握去奴役大多数人时,特权就会出现,并滋生蔓延.甚至违背权力的本意。
因此,集中营复制了极权政体的等级结构,尽管规模较小,但特点更加鲜明,在它的内部,所有的权力自上向下委任,而下层对权力的控制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个“几乎”非常重要,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从未存在真正"极权”的政体。从未缺少过一些形式的抵抗,对于暴政的纠正,即使在第三帝国和斯大林的苏联-在这两个国家里,公众的意见、法律、外国的压力、宗教、对于公正和人性的追求,都让只有十几、二十几年历史的暴政难以立足,并或多或少地充当刹车的作用。只有在集中营里,下层阶级对权力的约束不复存在,使这些小吏拥有了绝对的权力。可以理解,对于那些贪婪地追求权力的人来说,这样巨大的权力拥有压倒性的吸引力,即使对于那些对权力并不过分 热心的人来说、也会被职务带来的许多物质好处所诱惑,之后则不可避免地迷!,陷于这任由他们摆布的巨大权力之中。
但是所有这些并不足以解释这个故事所散发的危机感和紧迫感。也许它有着更加深远的意义:我们看到兰科斯基,便如在镜中看到了自己,他的道德模糊性同我们一样,这是我们的第二天性-我们正是由粘土和灵魂混杂而成。他的狂热正同我们一样,我们对"在锣鼓中坠入地狱”的西方文明的狂热,更可悲地点缀着我们社会权势扭曲的象征形象。他的愚蠢在于他的自以为是,正像《一报还一报》 (Measure for Measure)中依莎贝拉所描述的世人:
骄傲的世人掌握到暂时的权利,
却会忘记了自己琉璃易碎的本来面目,
像一头盛怒的猴子一样,
装扮出种种丑恶的怪相,
使天上的神明们因为怜悯他们的痴愚而流泪:
就像兰科斯基,权力和权势让我们眼花缭乱,忘记了自己易碎的本质。有意或无意间,我们与权力达成了妥协,却忘记了我们都在隔离区内,这隔离区高墙森森,墙外便是死神的领土,而死亡的列车正静待着准备出发。

第三章 羞耻

他们既不欢迎我们,也不微笑;他们看起来沮丧,不仅出于同情,还有困惑让他们绒口不语。我们非常了解这相同的羞耻感,在筛选之后,在每次我们见证或承受某种暴行时,这种羞耻感便淹没我们。德国人并不了解这种羞耻感,只有遭遇过他人的某种罪行的正直之人才能体会到这种羞耻。而因为它的存在,让他感到悔恨,因为它已经不可避免地被带进这个现存的世界。而他的意志,则被证明荡然无存或软弱无力,并没有能力提供良好的防卫。

我不认为这段文字需要任何删改,但我必须补充一点。许多人(包括我)体验到“羞耻”,也就是说,关押在集中营以及其后的时间中所感到的一种罪恶感-这是被众多证言所证实的确定无疑的事实。它可能看起来有些荒唐,但它是事实。我自己会尝试解释这种现象,|并对其他人的解释作出评论。

在我看来,重获自由时所感到的羞耻感或罪恶感是极端复杂的:它包含着多种要素,而对于每个人,它的各种要素的组成比例各不相同。不要忘了,无论在主观上还是客观上,我们每个人都在集中营以自己的方式生存下来。

第四章 交流

第五章 无用的暴力

第六章 知识分子在奥斯维辛

第七章 成见

第八章 德国人的来信

结语

0
《被淹没和被拯救的》的全部笔记 23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