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空间 8.9分
读书笔记 第172页
蕾普莉

普鲁斯特和本雅明两人都把不可支配性的时刻(即缺席),或者更确切地说,潜伏状态置于其记忆研究的核心位置,后者是用自传的角度,前者是从历史哲学的角度。瓦尔特·本雅明把解读、可读性这一时刻的不可确定性用“可认识性的现在”(Jetzt der Erkennbarkeit)这一公式包装起来。作为生活在20世纪的人,他用摄影作为记忆的隐喻,代替了文字作为记忆的隐喻,他写道:“历史就像一个文本,在这个文本中过去就像在一张对光线敏感的底板上一样存放了很多图像。只有未来才拥有能够清晰地显示这些图像的化学制剂。”①就像在复写羊皮纸上一样,在摄影中也需要有化学制剂参与,才能使一种不可见的文字变得可读,或者一个不可见的图像变得可见。

0
《回忆空间》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