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旅人 7.3分
读书笔记 告别高脚屋
之龢
我想到一位只做了三个月就离开金边工作站的团员临走前说的话。那时台湾刚发生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我人正在Neak Leoung,没有电视。一个在金边的法国朋友突然打电话来告诉我这消息,我心焦如焚,用时速一百二十公里的车速冲回金边,打电话回台北的家,打电话给在埔里的朋友、在山区的原住民朋友,没一通电话接得通,真是急死人了。办公室的电视又坏了,只好跑到台湾来的李医师的诊所里,坐在诊疗室的椅子上看新闻,看得边叹气边哭。
隔天,那名来柬不到三个月的台湾团员就说要辞职回家,我说我会守在办公室,让她回去探望,但问她为何要辞职,她回答,‘我的朋友说,台湾都这样了,你还在那边干吗?在那里帮什么别人的忙?’
面对这种反应,我真是无言以对。也许就是这种似是而非的逻辑,让台湾的对外援助始终抱持着自我中心的态度。台湾的援外政策是一旦关系恶化便断然中止发展援助计划,完全不考虑对当地的冲击,也不顾及对台湾名声的影响;一些台湾民间组织只对海外华人提供协助,任凭生活在华人圈旁的当地人眼睁睁地看着,两个族群的世界因为援助而越来越远;也有不少英雄主义式的援助,倏忽来去,满足了个人遥远猎奇的慈善想象,却不顾对当地造成的冲击,以及对后来的援助者造成的负面效应,遑论对当地居民提供真正有益的协助。
每个人都有一套自我逻辑,合理化所有的选择与行径。只是,世界之大,也许我们真的该看出去。自己一定是起点,但必是终点吗?
0
《柬埔寨旅人》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