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旅人 7.3分
读书笔记 新版序:移动作为生命的方法
之龢
东南亚至今仍是个悲苦与希望并存的世界。当然,东南亚之大,很难概括讨论,就谈柬埔寨,这是东南亚最困难的国家之一。光从政治上,就可以理解这个国家的辛苦。我在2005年出版的《柬埔寨旅人》中写道:‘洪森曾是世界上最年轻的首相,年仅三十四岁便担任柬埔寨的首相兼外长,并连任三届首相,任期近二十年……很有希望超过印尼的苏哈托,成为掌权最久的国家领导人。’如今2016年,他依然统领柬埔寨,政治权力无人可及。古今中外的历史从无例外,由一家专断政治的时代绝无可能万万岁,我引颈期待柬埔寨的未来。只是,在全球经济架构中奋起直追的柬埔寨中上阶层准备好接受秩序变动了吗?他们愿意为了长远的子孙未来而挑战既得利益的架构吗?汲汲忙于生存的柬埔寨中下层阶层能有心力望向远方吗?这个让亚洲热钱躁动涌进的国家,2016年的国民人均产值其实不过一千美元出头而已,换算起来,平均每日不到三美元。柬埔寨的乡间仍埋藏着无数下落不明的地雷,号称经济起飞的首都金边周围仍充斥着以捡拾垃圾维生的贫民,众多的艾滋患者缺乏生机。天堂与地狱的写实,就如同吴哥窟的石雕故事一般,上演着人世历史中的喜怒哀乐、罪与罚、堕落与超脱。
0
《柬埔寨旅人》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