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说 7.7分
读书笔记 第39页
白朗宁
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往往是“无用”的,比如戒指。戒指有什么用?没用,但它非常贵。顶针有用,跟戒指长得差不多,却廉价的多。又比如服装,服装有什么用?保暖和遮羞。如果仅仅为了保暖和遮羞,随笔那去个小商品市场,一百元一身拿下。但是很多女士的一身服饰,一万元都拿不下,另外那九千九百元花在哪儿了?花在没有任何没有实际功能的用途上:牌子、感觉、样式。
所以,你去研究生活中大部分的事情,看看是有用的贵还是无用的贵? 曾经有一次讲起这个事情,陈丹青很认同我的看法。陈丹青他们干的活有什么用?画家有什么用?诗人有什么用?没用啊。前些年我去了浙江富阳,也就是《富春山居图》的富春,在那儿详细了解了黄公望的故事。老爷子在迟暮之年,用了六七年的时间画完这幅画,送给一位名叫“无用”的僧人。一个寂寞的文人感叹自己无用,恰恰遇到了一个叫“无用”的僧人,俩人还挺投缘。几百年过去了,当你那些“有用”的达官贵人不知哪里去了,而这幅无用之人画的无用之画可是真有用,成了这个城市招商引资的最大名片,甚至总理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都谈到了这副画。它真的有用吗?没用。可是它真的没用吗?

物质层面的实用和精神层面的实用

0
《白说》的全部笔记 2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