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口香糖

轻与重本是对立,又不能分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不可以像学生做实验一样假设种种条件以求最有益的结果。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活就越贴近大地,越趋近真实和实在。不复回归的事情离我们越来越远,最后成为我们口中“轻如鸿毛”的文字 。如果永劫轮回是沉重的,那么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的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一碗鸡汤喝下,推测轻与重的合适的尺度。于两极端中寻求真实的,辉煌的轻松。再苦再难一笑而过。总将变成一段“轻如鸿毛”的回忆。   什么是媚俗呢?昆德拉后来在多次演讲中都引用这个源于德语词的Kitsch,指出这是以作态取悦大众的行为,是侵蚀人类心灵的普遍弱点,是一种文明病。没个人想按照自己的喜怒哀乐而活着,而不是“应该怎样”外界色因数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我们在没有被忘记之前,就会被变成一种媚俗。媚俗是存在与忘却之间的中途停歇站。 误解的词语将媚俗看成是一种反对大众的行为,偏激的认为大众的行为是丑陋的。从而曲解了自己本身的意愿。 激情与饥饿,特丽莎的情境残酷地揭露出人类的一个基本经验,即心灵与肉体不可调和的两重性。那时的人体是一间囚室,囚室里的东西能看,能听,能恐惧,能思索,还能惊异。而人体消失之后所留存的东西,便算是灵魂。上帝让你知道了一切,而你确否觉了上帝,没有了信仰特丽莎的母亲要求公正。她想看见罪行遭到惩处清算。这就是她坚持让女儿伴着她留在那无贞洁世界里的原因。在那里,青春与美丽一文不值,世界不过是肉体巨大的集中营,人人都差不多,灵魂是看不见的。   必然性不是神奇的公式——它们都寓含在机遇之中。如果爱情是不能忘怀的,机缘一定会立即展翅向它飞落,象鸟儿飞向方济各翅膀。   肉欲是各种感觉的总动员:当一个人激动亢奋地观察对象时,会极力捕捉每一种声响。而她的尖叫旨在削弱各种感觉,消除听力和视力。事实上,她所叫唤的是她那纯真理想主义的爱情,并试图以此来消除一切矛盾,消除灵与肉的双重性,甚至消灭时间。  她赤身裸体与一大群裸身女人绕着游泳池行定,悬挂在圆形屋顶上篮子里的托马斯,冲着她们吼叫,要她们唱歌、下跪。只要一个人跪得不好,他便朝她开枪。——而且她们在为此狂欢!这是失去灵魂者兴高采烈的大团结。她们欣然于抛弃了灵魂的重压,抛弃了可笑的妄自尊大和绝无仅有的幻想——终于变得一个个彼此相似。特丽莎与她们一起唱,但并不高兴,她唱着,只是因为害怕,不这样女人们就会杀死她。萨宾娜多次从托马斯那里听到命令:“脱!”这已深深刻记在她的记忆里。现在,托马斯的情人对托乌斯的妻子发出了托马斯的命令,两个女人被这同一个有魔力的字连在一起了。这就是托马斯的方式,不是去抚摸对方,向对方献媚,或是恳求对方,他是发出命令,使他与一位女人的纯真谈话突然转向性爱,突如其来,出入意外,温和而又坚定,甚至带有权威的口气。而且他还保持着一定距离,她背叛了她的父亲,生活便向她敞开了背叛的漫漫长途。不理解书真的逃离媚俗还是误解的词。 天堂里的生活,不象是一条指向未知的直线,不是一种冒险。它是在已知事物当中的循环运动,它的单调孕育着快乐而不是愁烦。

0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的全部笔记 273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