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记忆 8.7分
读书笔记 第五章5
梓棺费鲍鱼

“除了Mademoiselle卧室里那蕴藏着灿烂光辉的枝形吊灯的一道象征的光芒,那房间的门,凭着我们家庭医生的命令(我向您致意,索科洛夫医生!),总是微微开启着。它闪烁的垂直线(一个孩子的眼泪能将它变成耀目的同情之光)是某种我能够紧紧抓住的东西,因为在彻底的黑暗里我的脑袋会晕眩,我的思想会溶入一种生死搏斗的滑稽模仿。”

0
《说吧,记忆》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