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己,接纳自己 7.6分
读书笔记 conclusion:承担责任并发挥主观能动性去改变
光0.1

柏拉图——未经审视的生活是没有价值的。

抑郁症患者有四个方面的问题:

行为上——他们被动,犹豫不决,无助;情绪上——他们很悲观;身体上——他们的睡眠,饮食和性生活都受到干扰;认知上——他们认为生命是没有希望的,他们认为自己一文不值。一旦这个抑郁的人变得有活力,有希望之后,他的自尊会自己恢复过来。假如只是提升他的自尊而没有改变他的无望和被动,则一点效果也没有。确切地说,我认为低自尊是一个副现象,它只反映出你和外界的互动情况很不好而已,它本身并没有力量。需要改进的不是自尊,而是你与外界的互动。所以把自己贴上受害者标签的好处是可以提升自尊,不过它的效用太小了,尤其是它的代价是更无望和被动,这会使你与外界的互动更糟糕。

关注责任和前景很重要。视自己为童年不幸经历的受害者使我们成为了过去经历的囚犯,侵蚀了我们的责任感。所有成功的治疗一般都包含两个方面:具有前瞻性,需要承担责任。所有抑郁,焦虑和性问题的方法都聚焦于现在有什么弄错了和如何纠正这一错误。这些都需要高度的责任感和努力的投入,虽触及过去,但通常是为了了解问题的模式,而不是一种摆脱职责的方式。

为什么要怪罪童年

相信童年事件对你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有很大影响时件很容易的事。摆在你眼前的证据似乎是正确的。聪明父母所生的孩子一定聪明,他们家里一定有很多书,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沟通交流一定很好。来自破碎家庭的孩子常常会离婚,他们一定是缺乏良好的“角色模型”来教他们如何去爱。曾遭受性侵犯的孩子经常会变得恐惧,悲观。酗酒者的孩子通常也会酗酒,因为他们坐在父亲的膝盖上时就学会了毫无节制地喝酒。小时候曾受到父母打骂的孩子以后也会打骂他们自己的孩子。

这些观察看起来很有说服力。但其实是混淆不清的。的确,这些人在父母的教养中长大,以符合父母的期望,但孩子身上也有父母的基因。为什么现代人对基因解释感到不自然而觉得童年事件的解释很舒适呢?

儿童教养的解释具有吸引力有其理论层面和道德层面的原因。弗洛伊德假设童年事件会塑造成年期的人格,但也认为带着很多感情重新去经历这个原始的创伤可以消除不良影响。这种说法听起来似乎很熟悉?因为这些正好和内在小孩运动的前提一样。弗洛伊德理论在学术界已经过气很多年了,但好莱坞电影,脱口秀节目,许多治疗师和大众很喜欢这一理论。

童年创伤和真情宣泄的确是电影卖座的好题材。但内在小孩运动的吸引力牵涉的范围远不止此,这儿也有道德同情和政治意义包含其中。它是从纳粹战败开始吸引人们关注的。纳粹用受人尊敬的基因科学家来推销“白种人优越”理论。当我们战胜纳粹时,他们所用过的或误用的任何东西都变成了有瑕疵的东西。美国心理学自此强调环境对人的影响,完全丢弃了基因理论,采用了童年人格解释和人类可塑性信念。

内在小孩运动吸引人的道德层面是慰借。生命中充满了挫折:我们所爱的人不爱我们;我们常常得不到我们想要的工作;我们的考试分数很低;我们的孩子不再需要我们;我们喝了太多的酒;我们没有钱;我们失败了;我们会生病。这些时候,我们寻求慰借,一种不把挫折看成失败的方式。作为受害者,责怪其他人,甚至责怪这个社会体系则是一种强大的慰借形式。它减轻了你所受的打击,所以这种做法也越来越流行了。复原给予了你一系列新的,更有安慰性的对挫折的解释。它告诉你,你个人的问题不是因为你懒惰,不理智,自私,不诚实,自我放纵,愚蠢或有私欲。而是因为你小时候受过虐待。你可以责怪你的父母,兄弟,老师以及你的性别,种族和年龄。这些解释能使你感觉好很多,从而提升你的自尊和自我价值感。它们还可以减轻你的罪恶感和羞耻感。这种角度的转变,就好像经过连绵的阴雨天气后,阳光透过云层照射了下来一样。

我们变成了受害者,而不是失败者或不成器的人。我们现在是受压迫者,正在努力从不幸中走出来。在我们这个温和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在为弱者打气,没有人敢对受害者提出批评。

所以内在小孩有很大的吸引力。它很民主,能给我们带来慰借,提高了我们的自尊,使我们交到了新的朋友。难怪会有这么多痛苦的人支持它。

童年的用处

对我而言,成长和改变是贯穿成年生活的准则,而非例外。当你进入你的第二个时期 收缩期1⃣️ 时,你会有许多困扰——抑郁,焦虑,愤怒或孤独。你也许已经习惯于你的痛苦,但不要让它成一种可接受的感情,伴随你余下的一生。而且你也不需要那样。你有许多可供选择的,有效的改变方法。本书详细地叙述了这些方法。这些方法不是权宜之计,也不是情绪上的狂欢(宣泄),但是它们很有价值,且效果能够持久。

我定理支持复原运动的第三个前提(补充12个前提2⃣️):在成年后再次出现童年期问题的模式是很重要的。摸索你的过去,窥视你童年的各个角落就能发现这些模式。追溯童年问题是一段特殊的航程。圣人力劝我们去认识自己,柏拉图则警示我们,未经审视的生活是没有价值的。在这段航程中获取的知识是有关问题模式和过去生活的,而不是有关现在问题的原因。我们曾经犯过或仍在犯同样的错误吗?我们通常会在一个领域成功,而在另一个领域失败吗?会有一种情绪反复出现吗?我的身体常常会出卖我吗?

这些问题很重要,很有吸引力,但现在心理学还无法回答它们。100多年治疗史上最明了的两大发现之一便是我们无法轻易获得这些问题的满意答案。也许再过50年事情会有所不同,或许永远如此。当有人告诉你,他们知道这些问题都是来自父母对你的虐待时,不要相信他们。没有人知道原因。治疗发展中另一个最明了的发现就是,改变一直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每个人的一生都在不断地自我改变。所以即使为什么我们会这样仍是一个谜,但我们是可以改变自己的。

请注意你的行为模式。错误的模式提示你应该改变当前的生活。你余下的生命地毯不是由你之前的编织决定。编织着本身有知识和自由,即使你改变不了你所用的材料,但你也能改变所织的花式。

1⃣️人生的两个时期:

扩张期:从出生开始,发现外界对你的需求,学习并做外界需求你的事

收缩期:听从内心的声音,察觉并怀疑事物的意义

2⃣️作者反对内在小孩复原运动的观点:

①童年不幸对成年生活有很大影响(扩张期发生的不幸阻扰收缩期的发展)

②揪出这些不幸事件就能消除它们对你的影响

作者观点:

①复原减轻了打击:现在(懒惰/不理智/自私/自我放纵etc.)的自己是由童年的不幸造成的,我们变成了受害者。

②儿童的自然痊愈能力一般比成人好。

③童年的事件不能强迫我们成年后的人格。

==>④我们有意志的自由、选择的自由,我们有去改变任何我们想要改变的东西的自由。(童年的因素只是具有一定限制性而已,不要成为过去经历的囚犯)

我们要关注要改变的问题的深度:

①生物层面:心理状态是早已准备好/遗传的,那么就难以改变;心理状态不是早已准备好的,而只是一种习惯,就比较容易改变

②证据:问题下的信念越容易被证实,就越难被推翻,也越难改变

③力量:问题下的信念是力量很强的,它就很难改变

有勇气改变你能改变的,平静地接受你改变不了的,智者能分辨出这两者的区别。生活是一个长期的改变过程。

坏情绪及疗法:

焦虑:冥想>放松>镇静剂

惊恐症:认知疗法

恐惧:系统脱敏法、暴露疗法

强迫症:行为疗法

抑郁症:认知疗法>人际关系治疗>药物&电休克

愤慨:DESC技巧(describe/express/specify/consequence)

伤痛:认知行为疗法>抗抑郁剂和抗焦虑剂

0
《认识自己,接纳自己》的全部笔记 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