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地方古籍整理(第1辑)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692
这么近,那么远

黑龙江地方古籍整理第一辑(一)(2010)程德全守江奏稿p692-695;

议复币制事

光绪三十四年三月

军机处、外务部钧鉴:窃德全两奉电旨,令将币制详细筹议等因。钦此。德全窃谓中国整顿币制,不外抵制国外,调剂国内二义。惟以今日情形,对于国外,中国之银随金磅为涨落。对于国内,中国之钱又随银价为高低。现在中国金币一时未能铸造,前者阁部臣会议定为虚金本位,则为抵制国外计。俟国内调剂以后,自能为金本位基础,收回外溢利权。

德全边陲僻陋,谨就调剂国内办法,详切陈之。中国用银向以两计,议者以官民沿用,久成习惯,如以七钱二分银元定为币制,势难信用。不知中国圜法,用两之流弊至今已极。且所谓以两计算仅利库款交纳,巨商兑换,而与民无与焉。中国入款以田赋厘金为大宗,然报解虽以两计,而完纳仍以钱计,小民终年勤苦,所得几何,比至完关交柜之时,以钱合银,以文合两,七折八扣,侵剥无余而大贾巨商得坐而操奇赢之利,其故盖在于中国入款以两计算,在部库为划一,在小民为纷歧。官何尝以划一之两公诸民,民又何尝得用两之利哉?其不便者一。中国出款以官俸军饷为大宗,然发放虽以两计,而兑用仍以钱计。中国生计程度止有此数,无论巨细卖买,大半用铜钱积算,市价不一,因而操纵其间,是受之于官家者用两之银,而施之日用者乃为抬高落低之银。进出亏折,由来久矣。其不便者二。然犹可诿之主币未定,故价值未能划一。今即定一两银元暨五钱银元为主币,并定一两银元价值为铜元一百五十枚,五钱银元价值为铜元七十五枚。然民间卖买,势不尽用一百五十枚暨七十五枚之整数,如价值一元一角,则应为一百六十五枚,如价值一元一角五分,则应为一百七十二枚零五,补足零五尾数,势有不便。且非心算熟者,一时尚烦虑及。况分析愈细,奇零愈多,微论辗转钩稽,弊端渐出,而民间寻常交易不胜纷繁。其不便者三。

德全愚以为中国不整顿币制则已,整顿币制非划一整齐不可划一整齐非废中国习惯之两而以七钱二分之元为主币不可。现时银元之害,不在七钱二分,而在七钱二分一定之价值。若定价每一银元作为十角,每一角作为铜元十枚,以十为进,以十为退,直截了当,愚夫愚妇且知计算。天下最繁琐者莫如圜法,果使愚夫愚妇易知易晓,自足以推行尽利而弊窦无自而生。其利一。银元原以便用,而在上者于田赋厘金仍用两不用七钱二分银元,故其弊不能坚商民之信用。果使田赋厘金各项准七钱二分银元以为入,官俸军饷各项准七钱二分银元以为出,则官既通行,商民亦便,毋须强迫自必乐从。应请饬下部臣、疆臣,各就出入款项统计列表,向用两计者,均以七钱二分折算。虽折算之初不无奇零,然以七钱二分折合两数,其奇零在两与元之间,而不在元与枚之间,划一两与元,但费一时清理之劳,划一元与枚能收将来无穷之效。其利二。中国七钱二分之银元流通已久,散布已广,今如以一两暨五钱银元为主币,势必收铸从前七钱二分之元,非惟耗亏过多,抑且繁扰太甚如以七钱二分为主币,则成色相同,分两相若,从前流通散布之元不必收回重铸,势既易行,事亦至顺。其利三。

议者以为七钱二分与墨元轻重相等,如定为币制,更易浸灌为虑。不知墨元浸灌之由,盖在中国未有银元之先,自各省先后铸造,而墨元输入已不如从前之甚。以德合所见,湖北银元轮廓花纹至为精细,大河长江一带行使最广,收回权利盖已多矣。然终未能抵制墨元使不输入者,乃因中国本位未定,价值未齐,射利之徒往往恃种类之繁,博奇赢之利。墨元之外,有西班牙之银,其成色虽较墨元略高,每每作八钱有奇,米禁开时,有作至九钱有奇,至一两有奇者。其故在中国以两为率,乃抬至中国极高之率为止。今若一两银元为主币,窃恐外元之浸灌相率而抬高其价。以七钱二分之银元,有时与我之一两之实银相等,往来收吸,莫可挽救。即就黑龙江论之,俄国卢布重五钱八分,彼其浸灌江省,通用于关内外铁路,作价之高,过于中国银元。中国此时若以一两银元为主币,则彼之卢布将有抬至一两相等之一日,且彼之卢布居十之二三,而羌帖居十之七八,他日如一纸之帖,收我一两之元,且以五钱八分之元而抵我一两之价,是用一两银元,外来充斥,转非徒墨西哥一国而已。漏卮之大,安有所止。若用七钱二分,悉能免此流弊。其利四。

中国用两之不便如彼,七钱二分之利如此。德全非不知通商口岸用元者多,偏僻省分份用两者多。然用两之处,大抵自下而上则补平火耗之各殊,自上而下则扣色减成之不一,匪惟不便于民,不便于商,即公家出纳之间,已至纷乱。是则用两计算,已处穷则必变之势。今日以七钱二分为主币,断不至有所纷扰,应请查照本年四月度支部奏定大银币一元为七钱二分之制,以七钱二分为今日之银本位,为他日金本位之辅,而铜币为银币之辅,其扼要尤在定其价值,坚其信用。价值不定,则本位因之而扰,虽以银元为主币,仍与今日之生银相等。信用不坚,则流通有时而滞,官吏舞之,商民交困,圜法紊乱,终不免外来灌入之虞。应请圣明主持于上,部臣、疆臣遵行于下,他日用金银铜三级办法,今日用银铜二级办法。一面制造七钱二分银元钞票,以广其流通,分设国家银行以便其周转,中国圜法自有划一整齐之一日,中国两钱分厘名目自有融化无形之一日。至论银元成色,查广东开办之初,即奏定七钱二分之银元为九成银质,搀用铜质杂质十分之一,半元、二角、一角、五分各搀铜质杂质有差。国家得此盈余,市廛资以行使,于上有益,于下无损,交相为用,亦属两得其平之道。如用十成足色杂质工耗,耗赔甚巨,国家财力艰窘,安得以支?如以德全七钱二分之说为可采,应请饬部按照广东、湖北等省成案办理,实足以便商便民,非图目前有形之利也。

又江省圜法向固以两计算,自俄元充斥,近亦以元计算。现在实银短少而价值日高,果能得大批之七钱二分银元到江,能作七钱二分,每一银元能作铜元百枚,每一银角能作十枚,关内外一律行使,则江省之市价自平。即俄元浸灌,亦藉有所抵制。盖调剂国内,即所以抵制国外也。

中国交涉款项,以赔款为大宗,果能银币划一,而金本位之基础以固,渐渐国外交易自无亏损之虞。如他日金币无望成立,今日银币又未能通行,国内财政先已棼乱,盈虚消长,安有自主之权。德全外观大势,内度全局,故亟亟为调剂国内计,冀币制能垂久远。是否有当,谨请代奏。德全。个。印。

0
《黑龙江地方古籍整理(第1辑)》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