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与灯 8.7分
读书笔记 浪漫主义理论诸家论
薄荷橙子
德昆西(人们把他当作批评理论家未免捧得过高了)以他的拿手好戏对这个话题翻来覆去地扯淡,最后把早已不清晰的区别搅得更浑浊了。他说的主观写作原来包括了神学、几何学、玄学和“冥想诗)的怪异结合;而自然科学反而被同荷马史诗归为一类,成了客观写作的形式。

这个话题,即知识的文学与力量的文学的区分,也就是后来所说的客观与主观文学之区分,其实发轫于华兹华斯对科学与诗歌所做的区分,以及哈兹里特对”力量感“的描述。然而在德昆西的这个所谓的二元对立之中,前者总是渗透着后者,而后者则完全出自作者自身内部的转化,所以重点在哪里一目了然,论述上却困乱不堪。以致译文中不禁用了”扯淡“一次来形容德昆西任性的印象主义式评论。

0
《镜与灯》的全部笔记 3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