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解释学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246页
lotus
法律解释是一个以法律目的为主导的思维过程;每一种解释方法,各具功能,但亦有限制,不可绝对化;每一种解释方法份量有不同,但须相互补充,共同协力,始能获致合理之解释结果,于个案中妥当调和当事人利益,贯彻正义之理念。现将王泽鉴先生对此所作的进一步说明,摘要转述如下:1、文义是解释之基石,唯法律所使用之语言多具疑义……因此,须再进一步使用其他解释方法阐明之。2、体系解释之主要功能:其一,以法律条文在法律体系上之关联探求其规范意义;其二,维护法律体系及概念用语之统一性。所应注意者,法律体系在法解释学上之价值,不宜过分高估,亦即不应以法律体系作为解释之唯一或主要依据。3、法制发展史及立法资料,有助于探讨法律规范意旨,具有重要地位,解释者原则上应受立法者所作价值判断之拘束。4、比较法解释对于台湾地区现行民法之解释实具有特殊意义,若干重要争议问题均可借比较法解释而澄清。唯应注意的是,外国立法例既受继受,其规范意义应就整个法律秩序及社会经济需要认定之,自不待言。5、法律文义之疑义,倘不能依法律体系、立法理由或比较法之解释予以完全澄清时,须再进一步探求立法目的,以资阐明。法律文义之疑义,已经体系、立法理由或比较法解释初告澄清者,仍须依法律规范目的检查之、确定之。由是可知,目的解释在法律解释方法中居于决定性地位。6、合宪性解释,应居于优越地位。但就民法而言,此种解释之机会,尚属不多。其最值注意者,系经由概括条款之适用,对宪法基本价值判断之具体化。

0
《民法解释学》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