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化临床实践 8.9分
读书笔记 情绪在心智化中获得主体性
Scott
Solomon(2007)将情绪定义为一种体现着主体性和责任感的策略,从而引出情绪的道德维度,也就是,它们在跌宕起伏的人生中发挥的显著作用。这种道德维度超越了达尔文的“适应性”理念,同时也超越了“走上正路”这一充满目标性的感觉。
现在,让我们回到情绪的存在性价值:“我们情绪的目标,以及我们在第一时间产生情绪的原因,都是为了强化我们的生命,让它们变得更好,帮助我们从生活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The aim of our emotions, and the reason we have emotions in thefirst place, is to enhance our lives, to make them better, to help us get what we want out of life. )。”显然,要让情绪具有强化生命的潜力,就需要进行心智化。
Solomon摒弃了情绪的道德观,进而提倡情绪整合,指的是在丰富和复杂的情绪生活中,实现某种程度的一体化。与Grayling(2002)的观点一致,Solomon并不提倡一种完全没有冲突的生活:“我更愿意得到一种混合的,甚至是有冲突的,完整的感受、情绪和省映,包括不满、自我批评、缺乏满足,以及真实的伦理两难困境,也就是无法选择和决策(I would want to allow for a mixed,even conflicted, repertoire of feelings, emotions and reflections, includingdissatisfaction, self-criticism, lack of contentment, and real ethical dilemmas, that is, impossible choices and engagements.)。”
他将情绪整合诠释为一种对幸福的整合,但他并不认为幸福等同于感觉快乐;正相反,“具有情绪整合的幸福人生并不是没有冲突,而是这样一种生活,个体可以明智地处理情绪冲突,同时实现一个人最核心的价值”。而且,更深一步讲,幸福是一种元情绪,包含着对我们情绪生活的完整评价:“幸福取决于这些时刻(也许很多,也许很稀少),在这些时刻,个体可以作为一个整体窥见自己的人生,或者至少可以洞见自己生活中某些核心的部分”。尽管如此,Solomon也曾发出警告:“这,也许比起任何其他的情绪判断,都更容易造成自我欺骗。”

0
《心智化临床实践》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