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道·传奇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九章 狐仙庙
Tuan
任碧奴呕出一口鲜血,也仰面倒下,她大口地喘息着,试图从泥土中爬起来。她知道,敌人就躺在身边,只要能站起来,轻轻一击,最后的胜利,就还是属于她。然而,别说站起来,她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仰望着夜空,一道流星划过,她的生命也正随着胸口喷涌的血液,缓缓消失。今晚的月色,竟似受了杀戮的感召,微微有些发红。
五年前?或者六年前,她杀掉魔刀堂堂主的那个夜晚,也是一轮绯红的明月。
那一次,在后花园中,她用九节鞭撕下了他的脑袋。
魔刀堂堂主樊云楼不是泛泛之辈,他的脑袋本来至少值一万两银子。然而,没有人会给她报酬,因为买主就是她自己。
樊云楼,这个她一生中唯一爱上过的男人,却背叛了她。从此,她不再相信任何人。她的世界里,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一块石头,一株桃花,一只狐狸都懂得忠诚,只有人会背叛。
那一夜,手起鞭落后,那个男人的鲜血喷洒在夜风中。那声音竟是如此美妙,就好像夜月下的风笛一般。她没有立刻走掉,而是躺在尸体身边,听着笛声,一直看到红月东沉。
如今这种声音又响起了,却是出自她的胸口。她美艳绝伦的脸上露出一丝疲倦的笑意,似乎想睡去了。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她勉强回头看去,却是聂隐娘。
任碧奴微微苦笑道:“来取我和红线的刺青?”
聂隐娘摇了摇头,轻轻俯下身子:“我想问你,有什么遗愿?”
任碧奴想了想,喃喃道:“遗愿?”她的脸上露出一丝悲哀,“是的,我要死了,连你也看得出我要死了。”
聂隐娘默然不语。
任碧奴轻笑了几声,却又剧烈咳嗽起来,半晌,才轻声道:“我做错了什么?我不过是想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二十四年了,多少次,我靠着自己,一步步挺过来,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任何人帮我……可是我不怕,我只是不想再做别人的棋子,想要自由地活,难道这也错了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碧绿的眼波渐渐散乱,粉雕玉琢的脸上褪去了狐媚的神色,透出些许哀艳无助来。
濒死,并没有削减她的美丽,反而让这种美丽更加惊心动魄,就如盛开后的优昙,一世一次的美丽,美过了,就再不会有。
聂隐娘默默地看着她,道:“你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游戏’。”
任碧奴又咳出几口鲜血,鲜血将她雪白的衣襟都染红了,仿佛雪地里绽放的夭桃。
“游戏……”她喃喃地念了几次,眸子突然亮了起来,嫣红的血色又出现在她脸上,然而,聂隐娘知道,那不过是回光返照。
她突然低头,一把撕开自己胸前的衣襟。凝脂般的肌肤已被鲜血濡湿,印出一幅青郁的刺青。她低声轻笑着,一手封住胸前几处大穴,一手探入破碎的胸衣,紧握住没入体内的剑柄,将它寸寸拔出。
筋脉碎裂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听去真如刮骨磨牙一般,令人胆寒。
聂隐娘不禁愕然,她被红线一剑透体,心脉断绝,绝无可救,全仗内力根基尚好,才能勉强支撑到现在。此时拔出长剑,只怕须臾就要命丧当地。
任碧奴的脸色却异常平静,她一面掣剑,一面低头笑道:“或许我错的,就是不信他人,而你们,却有朋友,可以一起面对……”她抬起头,望着那轮硕大的红月,眼神渐渐散开。
朋友,伙伴,这些词是如此陌生,陌生得宛如一个相隔多年的梦境。
是的,只是梦境。只是惊醒在冷夜寒风中瑟瑟发抖、破碎一地的灵魂。
多少次从噩梦中醒来,血腥之气犹自萦绕在鼻端,她抱着被子,独坐在暗夜深处。
月华洒在床前,冷得惊人,一如她战栗的身体。四周空寂无人,唯有那五只老狐,蜷曲在她脚下,毛发蓬开,怪异的气息中,透着若有若无的温暖。
是她,亲手杀死了身边所有的人——情人、敌人。
再没有朋友,再没有伙伴,甚至再没有足以交谈的人。寂寞,就是她的命运。唯有那一头头狐狸,一直端坐在身边,睁开苍老的碧眼,狡黠地看着她,陪伴着她。
就如同山顶的苍苍老仙看着山崖边的孤寂少女,只是一个寂寞陪伴另一个寂寞,彼此相伴了无穷的岁月,却永远无法开解她心中的结。
如果有伙伴……
她微微苦笑,对于传奇而言,伙伴,也许是最奢侈的梦,而孤独却是最深的痛,痛得让人窒息,让人疯狂。也许正是如此,她才甘愿冒着绝险刺杀主人,希望能在彻底变疯之前,摆脱这暗无天日、无法言说的噩梦罢。
可惜,她输了。
0
《修罗道·传奇》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