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关系(第5版) 9.0分
读书笔记 性爱
禾夫人

我们要向你请教两个问题。第一,如果有个淘气的妖精能毕生为你提供非常强烈的性高潮,但要求你独自一人云体验,并且决不可再与其他任何人发生性关系,你会同意吗?第二,如果你在蜜月期发现自己的新婚爱人偷偷地服用诸如伟哥的春药,以提高他/她对你的性反应,你会感觉受伤吗?

毫无疑问,不同的人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不尽相同。那些和亲密伴侣长期没有发生过性关系的人,可能认为强烈的性高潮(即使是独处一人得到的)非常具有诱惑力。但我们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放弃与爱人发生身体接触的机会。如果不能与所爱的人共同享受性爱,大多数人会感到失望。我们希望爱人认为我们迷人,并且也希望我们迷恋他们。所以,如果我们得知伴侣对我们强烈的性欲显然(至少部分地)是因为某种春药作用的结果,我们就会受到伤害。

正如这些问题提示的,人类的性爱远不止满意的性高潮这么简单。至少有些人认为性行为并不总是意味着亲密的爱情,但大部分人认为亲密的爱情理应包含性行为。亲密的爱情关系往往包含了性的成分,而且我们的性行为和性满足常常取决于爱情关系的性质和健康状态。

时代在进步,你可能比起祖父辈的人来更能接受婚前性行为。在你的父辈出生时,大多数人并不赞成“在结婚之前”发生性行为,但如今只有不到25%的人认为婚前性行为“总是或几乎总是错误的”。现在大多数人还能容许发生在婚姻之外的性行为,但这要看具体的环境因素。大部分人一般仍然不赞成彼此不忠诚的人发生性关系,那些在“严肃的”而非“随意的”爱情关系中性表现活跃的人们会得到更多的积极评价。因此,我们看来会依据情感标准来判断性行为的正当性:只要未婚的伴侣是在忠诚的爱情基础上发生性行为,就可以得到容许。所以虽然我们不能再指望人们像老太太认为的那样“为婚姻而守身如玉”,但亲密关系中的依恋和情感仍然被公认为是性行为最恰当的前提。

男性和女性的观念是否存在差异?平均来看,的确存在差异:男性在性的价值取向和态度体验上更为宽容,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种差异会越来越小,但这种差距的大小取决于所要测量的具体态度。男女两性在性观念上的最大的差异是对待婚前随意性行为的态度。男性比女性更可能享受彼此间没有亲密感的性行为,而女性则更愿意性生活成为心理上亲密关系的一部分。稍微小点的差异是,男性在对待婚外性行为的态度上比女性更宽容,虽然一般而言,大多数美国人强烈反对已婚人士与配偶之外的人发生性关系。

男女在性态度上的差异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传统上,人们对女性性经历或性宽容的评价要比男性更为严厉。男性如果有许多性伙伴,会被人称赞为“风流帅哥”,而女性如果有同样数量的性伙伴,则会被人贬斥为“淫荡骚货”。这种不一致就是性的双重标准,它在几年前还非常明显地存在,但今天看来却更为微妙。举一点来说,男性会喜欢在性事上较开放的恋爱伴侣,但他们却希望自己未来的老婆越贞洁越好。并且,那些在性生活上喜欢乱交的男女都会受到他人负面的评价。然而男性和女性如果同样身患性传播疾病,人们对女性的评价远比对男性的评价更为苛刻严厉。所以,看来人们不会再有强烈的性的双重标准,但个体的性行为仍然会影响人们对他/她性经历的评价。

然而,人们对同性恋者的态度确凿无疑要更为负面,几乎近一半的美国人认为成人之间的同性性关系是“道德败坏的”。随着时间进步,美国人虽然更能宽容同性恋——目前在美国支持同性恋者权益的活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高涨——但同性性行为仍然会引起许多人的蔑视。

有趣的是,人们对同性恋关系的评价与他们对个体成为男同或女同的原因的理解有密切的关联。当人们认为性取向来源于在出生之前就已经确定了的生物因素时,非常多的人认为同性恋是可以接受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如果人们认为同性恋是个体通过后天养育而习得的或选择的结果,则会有相当多的人认为同性恋难以忍受。近来来,认为个体的性别身份在出生之时就已确定的人数正逐渐在增长,这点或许很重要,以致现在有更多的人认为同性恋是天生铸就而非后天人为的。

人们对富有争论性的“同性婚姻”这一问题的态度反应,也表现出类似的模式。大部分美国人反对同性伴侣的正式婚姻,但他们的人数正在减少,支持法律认可同性关系的人数却在增加。社会学家也公开发表结论:剥夺男同和女同获得与异性恋夫妻享有的同样法律权益(例如纳税、健康保险、养老金和财产等权利)的做法,没有充足的实证理由。的确,美国心理学会已经做出决议:因为(1)同性关系与异性的伴侣关系运转的方式大抵相同;(2)性取向与个体能否成为富有爱心、善于养育的父母并没有必然关系;(3)婚姻对人们有益,所以如果拒绝在法律上承认男同和女同的同性恋关系,就是孤陋寡闻、偏颇不公和歧视对待。

所以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同性恋者的形象可能在缓慢地、持续地变得更为积极。在公众场合,男同和女同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下,人们与男同和女同接触得越多,对他们的情感就会倾向于赞许。

一般而言,随着时代进步,性态度会变得更加宽容。考虑到你不得不从电子邮件账号中清除掉大量的色情垃圾邮件,你或许会把某些地方,比如美国,看做是性放纵的国度。但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事实上,与其他国家的人所表达的性观念相比,美国人的性态度看来格外保守。虽然不同的文化存在某些一致的看法——比如所有的国家都倾向于反对婚外性行为——但美国在各方面始终处在最保守的国家之列,这是就美国人对婚前性行为,16岁之前的性行为、婚外性行为和同性性关系的看法而言的。而加拿大在所有这些衡量指标上都比美国人都更为放纵,所以即便是一衣带水的邻邦也不一定有着同样的性态度。对这些性的文化差异有多种可能的解释,包括历史、宗教和政治的影响因素,但有一点是清楚的:时代或许在发生变化,但美国人的性态度仍然相对较为保守。

询问人们的想法和态度与查明他们实际的行为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研究人的性行为更令人着迷,因为它为理解我们自己提供了背景。不过,请记住,本节中你所读到的内容仅仅是对性行为的宽泛描述,它掩盖了人们实际生活中可能存在的巨大的差异性。并且普通的性行为并不见得就一定比那些不太典型的性行为更健康、更令人满足。我们将会发现,亲密关系中性行为最重要的特点是:性生活为伴侣双方所期待,并且双方都能得到满足。

如今,几乎所有人(95%)都在结婚前有过性行为。普通的美国人直到25~30岁时才结婚,而另一半的人没有性经验的年龄——现在为17岁。到20岁时,只有少数人(15%)还未曾有过性行为。

这些现象与我们的祖父辈的经历迥然不同——他们那辈人一般要晚2~3年才开始发生性关系——我们现在的这种情形利弊参半。一方面,美国青少年比过去更有责任感。大多数青少年在第一次性交时都会采取某种形式的避孕措施,现在青少年的生育率比起15年之前要低得多。另一方面,美国青少年却不够认真仔细:在美国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少女感染了性传播疾病!

绝大多数青少年第一次发生性行为的伴侣,都与他们有着稳定的、情感上所重视的亲密关系。他们第一次的性伙伴较少为仅仅相识的人或者是一般的朋友。然而,年轻的女性在发生第一次性行为时一般会有复杂的情感体验。她们中的大多数对性行为有着矛盾的情感,有些女性甚至反对发生性关系,只有三分之一的女孩真正渴望性行为。年轻的男性通常有不同的看法:只有三分之一的男孩具有矛盾的情感,大多数人渴望发生性行为。

一旦伴侣之间发生性关系,其发生的背景会影响性行为的结果。如果第一次性行为遵循了伴侣明确表达出的爱意和忠诚,则伴侣们常常会把它体验成关系的积极发展,能增加彼此的亲密情感。然而,如果第一次性行为没有这样的表达,性行为的结果通常是使关系发生令人讨厌的变化,导致不确定性和悔恨。伴侣之间的相对权力对比似乎也会产生影响,因为如果与比自己大几岁的人发生第一次性行为,男女双方往往都会体验到更多的悔恨;与年龄差不多的第一次性行为相比,这类伴侣的性行为发生得更早、更不可能使用避孕套。除此之外,人们对性经历产生悔恨这一事件在男女之间差别并不大——当性行为方式与他们的道德不一致、酗酒性交或者没有使用避孕套时,男女两性都会感到深深的懊悔——但还有一点差异值得注意:男性比女性更可能后悔没有与某个人发生性行为。男性具有更放任的性态度,所以更喜欢后悔没有云追求某个可能的性机会。

那么人们发生性行为动机是什么?各种各样的理由实在有几百条。当研究者请德克萨斯大学的学生“列出你能想到的你自己或者你认识的人过去发生性行为的所有理由”时,发现了237条截然不同的理由。最普遍的积极理由有:吸引力、感官愉悦、情感、爱恋、浪漫、感情的亲密、性唤醒、取悦他人的愿望、探险、体验、接触、庆祝、好奇和运气。不常见的理由则更工于心计、冷漠无情,包括各种愿望,比如伤害伴侣(伴侣令我很恼火,所以我要和其他人发生性关系),赢得某些优势(我想得到提拔),或者提高个体的社会地位(我想给我的朋友留下深刻的印象)。性动机显然非常广泛,从利他的动机到报复的动机,从不带感情色彩的动机到具有亲密情感的动机。

发生性行为的各种理由如此纷繁庞杂,可以将其大体分为四个方面。其一涉及性的情感成分,以性行为作为沟通、传递爱意和忠诚的手段。其二涉及性的肉欲方面,包括从性行为中获得的感官享受和未来伴侣的长相吸引力。其三是更为实用的理由,包括要实现某些长远目标或完成某些具体目的的愿望,从生孩子到使伴侣嫉妒,范围极广。最后是不安的理由,包括提高个体的自尊或防止伴侣移情别恋。男性和女性都会同等地赞成情感的理由,但男性比女性更可能因为肉欲、实用和不安的理由而与人发生性行为。这些差异常常非常细微,但男性所报告的性行为理由仍然比女性更多样化、更实际。显而易见,虽然性行为是表示爱意的行动,但它有时却不带有浪漫的目的。

人们性行为的次数受到其亲密关系性质(和持续期间)的影响。同居的情侣平均每周会有3次性行为,而已婚的夫妻每周的性行为约为2次。然而,这两种关系下的伴侣性行为的次数都多于那些单身人士,这可能是因为单身人士不太可能拥有稳定的性伴侣。已婚人士有时或许会羡慕单身人士性放任的生活,但他们性行为的次数通常比单身人士更多。

另一个和性行为频率有关的重要因素是个体的年龄。老年人性生活的频次一般远不如年轻人。这可能是受到与老化有关的身体变化的影响:荷尔蒙水平的减少会降低个体的性欲望,而身体健康的衰退会侵蚀个体的活力,所以性欲望随着年岁的增加而减弱一点也不奇怪。然而,对于那些长久厮守在一起的夫妻,存在着另一种更微妙的可能性:随着夫妻双方变成熟悉而老套的性伙伴,探索和新奇的兴奋消失殆尽时,从长远来看,伴侣们彼此从对方感受到的激情会最终平静下来。这或许是浪漫的爱情随着夫妻关系的延续变得越来越不强烈的一个原因,其影响的程度使我们提出以下告诫:如果你是位年轻人,你的亲密关系能得以维系是因为极度、火热的性生活,如果你期望自己对伴侣的激情、性欲和需要将来都不会变化,那将是十分愚蠢的。性行为当然会随着年龄发生变化。

最后一个和性行为频率有关的因素是性取向。当他们的亲密关系刚建立时,男同比女同和异性恋者会发生更多的性行为。在一起10年之后,每种类型的情侣性交的频次都会下降,但男同频率下降的最多,他们最终发生性行为的频率还不如异性恋伴侣。另一方面,如果不考虑亲密关系的持续期间,女同性行为发生的次数更少于任何其他关系的伴侣。如果仅仅就女性而论,女性之间的性行为远不及有男人参与时那样频繁。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会强烈反对处在忠诚伴侣关系中的人发生伴侣外性行为,即与自己的伴侣或者配偶之外的人发生性关系。故而,我们或可预计性事上的不贞会比较罕见。真的如此吗?研究者对47项不同的调查进行了总结,一共涉及逾58000名参与者,大部分人居住在美国并且已婚,结果发现21%的女性和32%的男性在性方面至少有一次出轨,不忠于他们的爱情伴侣。大部分丈夫和妻子在结婚后从未与其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但约有五分之一的妻子和三分之一的丈夫有婚外性行为。

我们都清楚,男性比女性更有可能会欺骗自己的伴侣。他们对随意性行为的态度更为宽容,为了性的茶翻新他们常常会追求伴侣外性行为(而女性则更可能找寻感情上的联系)。这种不同的性行为风格在男同和女同的同性伴侣关系中显而易见,同性恋中男性和女性的不贞行为完全不会受到异性的影响。同性恋男子比同性恋女子和异性恋男子有着更多的伴侣外性行为。

男同性恋者与其他伴侣相比,都更可能在他们的亲密关系之外和别人发生性行为。多数情况下,男同的这种性行为方式能得到其伴侣的容许,他们的伴侣也期望同样的自由。有研究者推测:如果异性恋男子的性放任行为没有受到他们女伴保守态度的阻止,很多人就会表现出和男同类似的性行为方式。

当然,并非所有的男性都喜好乱交,也并非所有的女性都是贞洁圣女。还有比性别差异更重要的个体差异,它使得男女两性都更可能发生伴侣外性行为。对某些人而言,性行为是与爱情和忠诚联系在一起的:与自己不很了解或不太关心的人发生性行为,并没有特别的奖赏价值,他们极少与泛泛之交或陌生人发生随意的性行为。然而,对另一些人而言,性行为与爱情和忠诚没有多少联系;他们认为“没有爱情的性行为也很好”,与没有感情的人发生性行为也令他们感到满足。这种态度的差别来自于个体的社会性性行为取向,它是一种类似于人格特质的信念,可以用来描述个体对性行为的看法。人们在社会性性行为取向上存在个体差异,只有在忠诚和充满深情的亲密关系背景下才愿意发生性行为的人就具有“保守的”社会性行为取向,而那些在追求性行为时并不寻求足够的亲密和忠诚的人就具有“开放的”社会性性行为指数。

具有开放的性行为取向的人往往精力充沛、喜欢调情卖俏,总是在寻觅猎取新的性伙伴。他们喜好交际、外向开朗,千杯不醉。在全世界,平均来看男性比女性更为开放。

社会性行为指数和人们的伴侣外性行为可能有关联,对于这点你或许不会感到奇怪。与那些有着更为保守的性取向的人相比,具有开放的性取向的人一生之中性伴侣的数量更多,更可能欺骗他们的爱人。开放的个体比起保守的个体,更有兴趣与新的约会对象发生性行为。社会性行为指数显然是区分人们是否可能欺骗伴侣的一项重要特征。

演化学理论对所有这些现象给出了有趣的诠释。男性有着较低的养育投入,他们能负担得直相对随意的性行为,并且可以认为,在人类漫长的演化历史进程中,性选择偏利于那些与尽可能多的女性交配的男性。可是为什么演化也支持女性背叛欺骗自己的爱人?考虑到女性不贞的行为如果败露,可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还会有生殖优势吗?有争议性的回答是,女性通过伴侣外性行为并不能生育更多的孩子,但她可能生育更优秀(也就是说更健康、更俊美)的孩子。优质基因假说认为某些女性——尤其是那些配偶不太合意的女性——能从双重交配策略中获益,通过这种策略她们能追求到长期的伴侣,为她们提供保护和喂养后代的资源,同时暗中从其他男性那里为她们的后代寻求优质的基因。从某位男性那里获得忠诚和安全,而和另一位男性孕育更高挑、更强壮、更健康的孩子,女性生育的后代就特别可能存活下去并能茁壮成长。

现代人的某些行为模式是与优质基因假说相一致的。首先,在每个月能怀上孩子的受孕期,女性会发现外貌性感、对称的男性——即那些表现出明显阳刚之气、具有健壮体型标志的男性——特别有诱惑力。其次,如果父母双方能给予子女不同的基因,他们的孩子就会拥有更强大的免疫系统——所以其伴侣有着类似基因的女性,比起那些伴侣具有不同基因的女性来,更可能与其他男人发生性行为,尤其是当她们处在受孕期时。如果女性仅仅是为了性的多样化目的而追求伴侣外性行为,那么在每个月仅有数天的受孕期里取悦于其他的性伙伴就显得鲁莽寡谋、缺乏心计,但她们恰恰正是这么做的;女性在受孕期比其他时候更容易受到伴侣外性伙伴的吸引,这种倾向在她们的爱人相对丑陋的情况下更为突出。

如果我们远古的女性先祖如此行事,她们生养的孩子通常比那些由女性惯常的配偶生养的孩子更为健康和俊美(因而,她们的伴侣外性行为也能提供某些生殖优势)。今天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仍会发生。对67项父子关系研究的元分析发现,全世界平均有2%的“父亲”并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而且在美国每400对异卵双生子中应有一对有着不同的生父。

这些结果表明,在遥远的过去男性偶尔会碰到精子竞争的情形,当两个或更多男性的精子同时充溢着一位女性的阴道时就会产生竞争。有研究者声称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长期演化使得男性的阴茎具备了最完美的形状,从而能把其他男人的任何精子从他们伴侣的子宫颈排挤出去。根据常识人们会认为,第二们性交的男性只会把先前男性的精液从子宫颈推进到女性的子宫里,但实际情形并非如此;阴茎纵深的抽插会把任何已经出现在阴道里的精子挤压到龟头后方,随后把精子带出女性的体内。的确,与这种看法一致的是,如果女伴把男性置于精子竞争的风险之中,他们往往会表现出特定的性交方式——在较长的时间阶段里出现更多次非常深的抽插——这特别有可能替换掉先前其他人可能留下的精子。

因此,演化学的不贞理论主张,伴侣外性行为对某些女性来说具有生殖利益,为了应对这种挑战男性已经作出适应。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不贞理论则强调伴侣关系当前的质量。一般而言,你能预料到,如果人们对他们当前的伴侣不满意,并且替代伴侣的质量又很高,就更可能会出轨。不幸福的爱人如果有着诱人的替代伴侣就不太可能保持忠贞。如果在这样的情境下他们的确出轨,女性比男性更可能与原来的伴侣分手,而与新配偶建立新的长期的亲密关系;因此,女性更可能因为私通而变换配偶。然而,即使性生活还算满意,如果伴侣间的性行为乏味、单调、次数太少,男女双方都更可能会追求伴侣外性行为。如果女性渴望更多的性行为而伴侣做不到,她们就特别有可能会红杏出墙。

男性社会性性行为指数得分高和不贞行为的多发,或许(部分地)是由另一个更大的两性差异所引起。平均而言,男性比女性有着更高的性驱力。他们比女性体验到更频繁、更强烈的性欲望,通常他们的性活动有着更强烈的动机激励。对年轻人的研究发现,男性每周会体验到37次性欲望的经历,而女性体验到的只有9次。在考察这一性别差异时,请记住在男性之间和女性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个体差异,并且肯定有一些男性并不如一些女性那样好色。尽管如此,大量事实表明男性比女生有着更高的性驱力:

男性更经常手淫。有着固定性伙伴的男性几乎有一半的人仍然每周手淫一次以上,而置身于性关系中的女性只有16%的人这样频繁地手淫;男性比女性更经常地渴望性生活,在性行为次数一样的情形下,男性比女孩更有可能感到不满足;在亲密关系发展的过程中,男性希望开始发生性行为的时间一般要早于女性。结果,女性通常是新的亲密关系中决定何时开始性行为的“看门人”。通常来看,当他首先想要发生性行为时,他必做等待,但当她想要发生性行为时,他们就能进行;男性比女性更经常地进行性幻想。男性每周约有60次想到性行为;是女性心中想到次数的15倍;男性在性上花费更多的金钱,购买更多的性玩具和色情素材。具体来说,男性有时会付费以获得性交——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发现,23%的男性至少有一次为性行为付过款——但女性几乎从来不会这样做;最后,我们曾经提到过,男性平均比女性更能接受随意的性行为。

把这些现象加在一起,性驱力方面的性别差异或许就不是个小问题了。当异性恋的夫妻协商他们的性互动时,上述每一种现象都或多或少地会引起误解或烦恼。有些丈夫得到的性事次数少于他们想要的,就可能会长期遭受挫折感。而同时,他们频繁的性行为常常惹怒他们的妻子。在性驱力上典型的性别差异意味着有些伴侣在性欲望方面会面临不协调,这可能会引起麻烦。这种不协调随着时间推移只会变得更严重;大多数女性在绝经期之后性欲望都会下降。一项对德国60岁的老年夫妻研究发现,没有任何一个妻子能满足丈夫想要的性行为次数,对这样的研究结果我们应该不会奇怪。

男性比女性期待更多的性行为,可能还会引起更严重的后果。女性作为决定性行为发生与否的看门人,会发现男性为了换取性行为愿意作出各种让步。男性对性行为的更多兴趣可能使最小利益原则发生作用:女性控制了男性想要的事物的使用权利,这让她们拥有了影响男性的力量。在某些关系中,性行为可能是“亲密关系市场中女性作为卖方,而男性作为买方的一件待价而沽的珍品”。

这点看上去粗鄙不堪,但情侣们无需介意于这一现象,以免影响他们的交往。相反,人们问题想当然地认为,女性如果长期接受男性许多的礼遇——比如昂贵的约会和其他令人满意的招待,就应该有义务使他们关系更加亲密(否则她就应该停止接受这些礼遇)。咨询专栏作家认可了这一点:“女性并不认为免费的宴请就以性来报答,但承担所有约会开销的男性却认为女性对浪漫的、最终亲密的关系感兴趣。否则他们就会觉得被人利用并痛恨此事”。这一模式的消极后果是,当男性感到女性“亏欠”他们时,就会理直气壮地迫使或强制女性发生性行为。

每天都会发生很多随意的性行为,但只有部分性行为是安全的。大多数大学生——约四分之三都曾有过随意的性关系,即和没有恋爱的伴侣发生性关系,而且常常只持续一个晚上,根本不会有任何建立长期关系的愿望。大多数一夜情的双方是非熟识的——很多时候性伙伴是自己的朋友——但有很多一夜情的双方并不认为或者不是很了解。一些一夜情只有接吻和性爱抚,但大约有一半的当事人会发生口交或者性行为(尤其有人醉酒时),如果发生了性行为,大概只有一半的情形会使用避孕套。

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明智的人却会发生如此多的不安全的生行为?有几个原因:

1.低估了不安全性行为的风险。首先,很多人的数学非常糟糕。比如,某位女性在与某位感染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的男性的一次未采取保持措施的性接触中,感染艾滋病的概率实际上非常低,只有0.2%。但如果这种低概率的事件不断发生,其将来发生的可能性必然会提高。这里的问题是:如果某位女性与感染艾滋病的男性发生10次未采取保护措施的性行为,她感染HIV的可能性有多大?人们估计其几率大约为5%,但实际上高达40.1%。如果他们不安全性行为的次数有100次,事实上可以断定该女性会变为HIV阳性;她感染的几率为99.4%。

类似地,几乎所有人都低估了过去性生活活跃的新伴侣身患性传播疾病累计的总体风险,这种虚假的安全感妨碍了避孕套的使用。性伴侣众多的人比我们想象到的更有可能感染性病,即使与每一个性伴侣韵性接触的风险很低。如果伴侣俊美动人,我们尤其有可能低估这种风险;长相越俊美,我们认识到的风险就越低,如果发生性行为就越不可能使用避孕套。

有一种特别的偏差叫特殊安全错觉,也会影响到我们对风险的估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不幸的事件通常更可能发生在别人身上,而自己不会这么倒霉,所以我们不会采取明智的预防措施,以避免可以预见到的危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那些认为自己不太可能会感染性病的人更不可能使用避孕套,这使得他们更加可能感染性病。

2.错误决策。本打算使用避孕套的人有时头脑发热会改变主意,之后又会对他们的决定感到后悔。是什么原因致命他们作出了糟糕的决定?原因之一是性唤醒。当大学男生变得性兴奋时,他们看待事物的角度和他们清醒时已然不同。花样变化的性行为(比如掌掴屁股、二王一后的3P、与60岁老妪的性交)看越来更有诱惑力,存在道德问题的行为(比如偷偷塞给女性毒品以获得性满足)看起来更能接受,而避孕套则不怎么令人愉快。男性一旦变得性兴奋,真的会“失去自制力”。

过量饮酒也会影响我们的决策,在性唤醒时尤为如此。当人们醉酒后,和别人第一次发生性行为时不太可能会使用避孕套,这部分是因为醉酒使他们忽视了可能发生的危险,而把性事想得太过美妙。这种现象被称为酒精近视,指的是人们在醉酒后思考和加工信息的能力会降低。这种受限的能力意味着他们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在最直接和最明显的环境线索。人们醉酒后,头脑里只有充满诱惑力的性伴侣,他们完全忘记了之前要使用避孕套的意图,尽管避孕套就装在他们的口袋或者钱包里。酒精和性唤醒显然是导致人们发生高危性行为的罪魁祸首。

3.人众无知。随意性行为的一个突出特征是,它并不如大多数人(包括寻求一夜情的人)所认为的那般爱人欢迎。男女两性从自己的随意性行为中体验到的乐趣,并不如他们认为的其他人的随意性行为那般愉悦。尤其是一夜情发生性交或口交的女性会感到惴惴不安。尽管如此,大多数年轻人仍然认为其他人一般会赞同这类行为,因此他们会感到迫使他们发生随意性行为的社会压力。

这种心理现象就是人众无知的表现,如果人们错误地认为他们的情感和信念与其他人不一样,就会产生人众无知。团体中的人群通过错误解读彼此真实的偏好,最终每个人都认为大家所遵循的行为规范获得了广泛的认同,但几乎没有人私下支持这种规范。因而,大学男生或许会明智地希望发生安全的性行为,但却又做不到,因为他们错误地认为安全性行为并不流行。我们对他人态度和行动的判断会影响我们的性行为,但这些判断并不总是正确的。

4.权力不等。权力是让伴侣按你的期望来行事的能力。如果伴侣双方拥有不同程度的权力,而强势一方反对使用避孕套时,他们就不太可能会使用避孕套。一般而言,伴侣双方中女方权力越大,她和伴侣在发生性行为时就越有可能使用避孕套。

5.禁欲教育。为了使青少年相信禁欲是唯一正确的做法,一些禁欲教育工程对学员宣称避孕套没有作用(这当然是无稽之谈)。适得其反的是,当这些青少年发生性行为时,大多数青少年都会这样做——他们与其他的青少年相比使用避孕套的可能性更低。

6.亲密感和愉悦度的减少。在所有影响安全性行为的因素中,最重要的阻碍或许是,如果人们不使用避孕套通常能更好地享受性生活。男女两性都觉得如果没有避孕套,性事更令人快乐,并且男性尤其可能喜欢没有防护的性行为。未使用避孕套的人们认为他们的性事更为亲密,情感上也更为满足,因此,很多人的性伙伴试图说服他们不要使用避孕套。显而易见,有着10位以上性伙伴的人——因而其身患性病的累积风险非常高——和性伙伴人数较少的人相比,更有可能劝阻他们的新伴侣不去使用避孕套。

避孕套的使用显然受到各种不同影响因素的支配。教育可以消除人们的错误认识,但要改变对避孕套冷漠、厌恶的认知却非常困难。当把避孕套当做生活前戏的一部分时,避孕套不太可能会“大煞风景”。不要认为避孕套是打断你们做爱的烦心之物;时机适当时,帮助你的伴侣戴上避孕套,能创造性地、从容不迫地提升而非降低你的兴致和预期。当你的确使用避孕套时,在今天,比不使用避孕套能给伴侣双方传递出更多的尊重、关心和关注。说服你进行不安全性行为的新伴侣,很可能不如乐于尊重你意愿的伴侣珍视和你们的亲密关系。请理直气壮地要求新的伴侣使用避孕套,你当然不必为此感到尴尬。如果你提到避孕套,大多数人是欢迎的——如果伴侣不愿意按你期望的去做,你大概无论怎样也不会愿意与此人分享你自己。

人们在性关系中的行为表现固然重要,但人们对这些行动的感受更有影响力。令人欣慰的是,大多数人对他们的性生活是非常满足的。87%的美国人对与伴侣体验到的肉欲满足感到“极其”或“非常满意,85%的人享受到类似程度的情感满足。”有趣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只有单一爱人的人比起那些有着两个或更多爱人的人,更普遍地体验到这种性生活的高度满足;性伙伴数量多于一个的人中只有不到一半(45%)的人对他们的生活感到“非常幸福”。已婚的夫妻比起同居或者单身人士来,更可能对他们的性生活感到非常幸福满意,但这种优势是由于婚姻具有更为忠诚和性的排他性等典型特征。不论人们是否结婚,只要他们极为忠诚于他们的伴侣关系,珍视一夫一妻制——彼此保持忠贞他们就非常有可能对性生活感到十分满足。拥有一个以上的爱人或许令人感到刺激,但大多数人发现忠诚于某个特定的配偶似乎更有成就感。

人们发生性行为的频率也有着重要的影响,至少对于男人而言是如此。在一项经典的研究中,每周有3次或者更多次数性行为的夫妻中有89%的人报告对他们的性生活感到满足,而一个月仅有一次性行为的夫妻中只有32%的人感到性满足。类似的模式也同样出现在同居的异性恋者、男同和女同身上,这一现象可能有多种含义。可能的解释有,觉得性生活满意的人或许会更经常地发生性行为,或者频繁的性行为本身就特别令人满足。但有件事情是肯定的:更频繁的性行为的确能增加新婚男士在性生活中体验到的满足感;随着时间的流逝,如果性行为变得更为频繁他们会感到欣喜,而如果性事的频次变得稀疏则会感到苦恼。

但无论性行为的频率怎样,只要它能实现人类对自主、能力和交往的基本需要,性的互动就最有奖赏价值。根据自我决定理论的基本观点,如果我们日常参与的活动能让我们选择和控制自己的行动(即自主)感到有信心和能力来应对(即能力),并且能建立与他人的亲密联系(即交往),我们就会感到最大的幸福和健康。性生活当然符合这一理论观点:最美好、最满意的性互动可以让我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并且能完成得很出色,在此过程中还能感受到伴侣的爱恋和敬重。

对此你可能不会感到奇怪。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的性生活通常不太令人满意,因为他们的性行为无法满足这些需要。具体来说,那些支持传统性别角色的人往往想当然地认为,在性生活中男性应该居于主导地位,而合乎体统、女人味十足的女性应该对她们的男人温和恭顺、俯首帖耳;男方采取各种主动措施,女方则按他的要求来行事。问题是这些期望把女性置于被动的地位,这会损害她们在性生活的自主性;她们很少能选择性事日程,很少能占据性事的主导权,因此她们在性生活的自主性;她们很少能选择性事日程,很少能占据性事的主导权,因此她们在性事上常常不能得偿所愿。剥夺女性的主动权和控制权会消弱她们的性欲望,降低她们的性唤醒,使她们更难获得性高潮,所以她们对性生活没有多大的兴趣。从男性的角度来说,总是处在控制地位也令某些男人不悦。许多男性希望他们自己是其伴侣渴望的有吸引力的目标,期盼他们的爱人能不时地居于主导地位;当女性能发起性行为并且自信地表现自我而非消极被动时,他们也会感到很兴奋。因此,传统性别角色的规定看来同时剥夺了男女双方的某些性自由和性放任,致命他们的性互动达不到原本可能的满足程度;彼此允许更多自主权和选择权的夫妻能享受到更为满足的性生活。

促使我们进行性互动的动机似乎也会影响我们的性满足。人们发生性行为的理由多种多样,运用接近和回避维度,就可以对这些理由进行整理分类。有时性行为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或者“接近”)积极结果,比如亲密感的提升或个人快乐的增加等。例如,如果我们通过性行为来寻求鼓舞和充实伴侣关系的亲密感(这可能是令人振奋的情感理由),我们就是在追求积极的结果。相反,如果性行为的目的是为了预防或避免不愉快的结果,则我们就在追求不同的结果。我们可能试图云防止伴侣的愤怒或者避免伴侣对我们失去兴趣(这可能是令人烦恼的不安理由)。你认为哪一种动机更能使人满足呢?如果性行为有着积极的理由,则人们对性生活会感到更加满意、亲密和有趣。相形之下,如果性行为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有害的结果,则人们会体验到更多的消极情绪,他们的关系也会受损;久而久之,为了回避理由而进行性行为的伴侣更有可能分手。在床榻之上有着强烈接近动机的人,对他们的伴侣也会有着深刻而持久的性欲望。很显然,那些通过性行为来表达对伴侣的爱意、来加深彼此的关系、来给予和获得肉体快感的人,比起那些因其他理由而发生性行为的人会更热切地追求——并享受性互动。

值得一提的另一个影响性满足的重要因素就是性沟通。许多人在谈到性时会感到笨嘴拙舌,他们在性事上经常沟通不良,以致根本不再谈论性了。夫妻经常在发生性行为时从来就未曾提及性本身:一方通过呻吟、亲密的触碰和解开衬衫的纽扣来表示性欲望,而另一方只是不作一点反抗来默默地表示他/她的赞成。没有言语沟通的性行为有问题吗?当然会发生问题。如果我们从来不和我们的伴侣真诚、无畏、坦率地探讨我们的性喜好和性厌恶,则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巨大的伤害,其重要原因是:在性行为上清晰的沟通是与更高的性满足联系在一起的。那些能坦率谈论性行为的人,和那些只会不时地嘟嚷抱怨的人相比,与他们的伴侣有着更为满足的性互动。

男同和女同们性经历的主观质量——包括心理上的投入、对伴侣的需要和愿望的应答性、对性经历每个方面的享受——实际上要好于异性恋者。同性性行为是更满意的性行为。男同和女同性互动的优势之一是参与者双方都是同性;男同和女同都知道他们自己的喜好,也能合理地预测他们伴侣的喜好。然而,有价值的同性关系的首要基础就是良好的沟通。男同和女同能异性恋者更轻松、更坦率地谈论他们的性感受。他们会彼此询问双方所期望的动作,感觉良好时会给出反馈,并且一般会指导自己的爱人怎样取悦自己。相形之下,异性恋伴侣则会“持续忽视”公开的性沟通并显示出“对伴侣缺乏好奇心”的自我毁灭倾向。

令人欣慰的是,如果异性恋者能诚实地告知对方自己喜好和讨厌的性方式,以及对方应该怎样做,他们就更可能拥有同性恋者一样的高质量的性生活。这种讨论本身就非常亲密,经常进行性沟通的伴侣不仅能享受到更高的性满足,而且对他们的伴侣关系也会感到更为满意。

良好的沟通也有助于我们应对某些尴尬情形,比如我们不想发生性行为,以及我们的意图被人误解。你或许已经熟悉女性和男性有时对性情境的诠释存在严重的差别,这会引起挫折感和敌意。男性比女性有着更强烈的性欲望,他们确实比女性更经常地想到性,所以他们往往能从女性根本不带有性意图的中性行为中品读到性兴趣。在安东尼娅·阿贝伊的经典研究中首先证明了这一点,她首先邀请一些男人和女人,让他们彼此相识,然后一对一地进行闲谈,同时让另一对男人和女人观察他们的谈话。参与互动的男人和旁观的男人都倾向于把女方的友善之举解读为表示性兴趣的信号,即使参与谈话的女性根本没有激起性欲望的意图,旁观的女性也没有觉察到这类行为。男被试知觉到的性挑逗信号实际上并非女方有意为之,或者可能根本就不存在。

这类事情并不罕见;大多数男性(54%)至少有一次误解了女性的性意图。毫无疑问,这些错误大多是无心之过,根源于对非言语行为的无知,而男性在这点上尤甚于女性。并且,拒绝传统性别角色和珍视男女平等的男性不太可能犯这些错误。然而,具有大男子主义思想的男性对女性兴趣的错误判断非常普遍——特别是在双方者醉酒后,这些“大丈夫”把性行为视为逐利竞赛,并且喜欢支配女性。正是这些男性最有可能实施性胁迫,而对女性性兴趣的错误知觉通常是这类不幸事件的前奏。清楚明确的沟通有时是让这类男性明白过来所必需的——最有效的拒绝是自信果断、前后一致和坚持不懈。当需要表明你的感受时,不要忸怩做态或者玩笑戏谑;请清楚地表明你没有兴趣,必要时还得重复表态。

最后,我们要注意性满足并不是在真空中实现的;如果我们对伴侣的亲密关系并不如意,就不可能对我们的性生活感到满足。性生活和亲密关系的满足是并驾齐驱的。不论伴侣们已婚还是同居,异性恋不是同性恋,能享受到最满意的性互动的人一般也对我们的亲密关系非常知足,并且会忠于他们的关系。

性满足和关系满意度存在关联的原因之一是它们都受到类似影响因素的支配。相似性和压力就是这样两个影响因素。我们喜欢那些与我们相似的人,当伴侣有着类似的性经历时伴侣们就会感到更为满足。丈夫和妻子在以往性伴侣的数量上想着越大,他们的婚姻就可能越不幸福。而且,在工作场所和家庭之中所遭逢的骚扰和压力也会同样地影响到性满足和关系满意度;被挫折感和困难所困扰的人一般在性关系和人际关系上都不会感到满意。

然而最为重要的是,有着美好性生活的亲密关系往往更令人满意,因为充实快乐的性生活使得伴侣关系更让人感到满足,反过来,对伴侣的爱意也使得性生活更加具有奖赏价值。与伴侣心旷神怡的性生活可以舒缓压力,怡情养性,这是独自一人通过手淫得到的性高潮所无法比拟的。随后,这种积极的情绪和乐观的展望也会增加后来的肢体之爱和性活动的水平。因而性满足能增加关系满意度,反之亦然。

而且,这一模式会持续终生。对平均婚龄为43年的老年夫妻的研究发现,虽然他们的性行为不如过去那么多,性生活仍然是他们满意婚姻的重要组成部分。总的来说,对性满足的研究表明,性行为并不是自动使亲密关系变得美满的灵丹妙药。最美妙的性行为似乎还依赖于:个体特殊的性欲能得到伴侣的理解和尊重,这样他/她的需要才能得到满足;重视自己的伴侣并致力于维护好伴侣关系;愉快地彼此相处,不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

如果伴侣一方在违背另一方意志的情况下,故意哄骗、引诱、威胁、甚或强制对方与之发生性接触,则会损害伴侣的性互动和伴侣关系。这类行为有多种形式。逼迫他们发生接触主要有以下施压方式:(1)通过言辞威逼利诱。包括虚假许诺、制造内疚感或者威胁要结束伴侣关系;(2)和人一起饮酒或者吸毒以削弱对方的反抗;(3)暴力威胁——或实际上使用暴力强迫别人屈从。这样引起的有害性行为范围较广,包括一般的触碰和爱抚,以及严重的插入和性交。

个体用言语哄骗他人屈服于他/她所不愿意的身体触碰。因为这种侵蚀相对而言并不是很严重(不会违法),所以一般人不认为是性胁迫;大部分大学生想当然认为这类行为是约会过程中再平常不过的麻烦事。许多人仍认为性行为是一场男女互为对手的角逐——女性持有性奖品,而男性则通过欺骗、坚持和强权来赢得这种奖励——所以在交往中,男性根本无视女性是否有兴趣,只要有可能就偷偷摸摸地上下其手,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然而,因为这些行为违背了伴侣的意愿,所以它们并非无害,这些行为亵渎了伴侣。如果男性这样侵犯他们的女伴,他们就非常有可能暗中对女性持有敌视态度,认为所有的女性在私下里都喜欢被人强奸。这些行为对亲密关系也有侵蚀作用,与性的不满足和关系的不满意都有关联。

通过花言巧语或者将人灌醉而将阴茎插入女性体内。如果女性不积极主动、毅然决然地抵制这种行为,人们就会认为女性也要担当此类行为的部分责任,所以这类行为很少被提起诉讼。

大多数人都不会对异性实施上述任何形式的性胁迫。尽管如此,性胁迫却惊人地普遍。具体的计数取决于对性胁迫的精确定义,但6位女大学生中每2个月就有1位会遭遇某种形式的性胁迫,大多数女性在其大学生活中都会受到这类骚扰伤害。整体来看,男性会比女性更多地使用暴力——男性更可能是性侵犯的施暴者而非受害者,但女性和男性一样有可能用言语胁迫不情愿的伙伴发生强迫的性交;大约有25%的男性和女性会制造此种恶行。

这些性侵犯行为当然没有一丝同情心和爱心,甚至一开始就心怀不轨。实施性侵犯的人往往会对异性持轻蔑、冷酷和粗暴的态度。性侵犯还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女性如果受到强迫或恐吓而发生违背意愿的性行为,其身心健康都会受损,特别是在她们一而再地受到侵害时。

所以普遍存在的性胁迫会带来破坏性的结果,不论其以何种形式出现。该怎样行动来减少性胁迫的发生呢?我们有几个建议。首先,请当心那些把性行为看成角逐某种利益的恋爱对象。他们在内心里不可能把你的利益放在首位。其次,请远离麻醉类物品;不论是酒精还是毒品都可能会使人举止不端,的确大多数性胁迫都会涉及酒精和毒品。第三,下决心坚定地反抗任何性侵犯的苗头。如果情况恶化,能够预先就断然拒绝不正当性行为的女性,不太可能被动地屈从于男性的侵犯。第四,在你开始亲密交往前,直接、坦率地和伴侣说清楚性界限,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危险。(至少,告诉你的伴侣,“如果我说‘不可以’,真的是拒绝你,不是欲迎还拒。”)沟通不良和误解经常会引起性胁迫,如果提前表明行为的底线,错与对的界限就非常清楚。最后,把爱人视为和你平等的伴侣,他/她的喜好和快乐和你的一样重要。这种尊重和体贴是和性胁迫不相容的,如果你和爱人都这样想,你们更可能体验到美满的性生活。

0
《亲密关系(第5版)》的全部笔记 34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