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女王的悲剧 8.4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少小在法国
归莺

“人一旦沦为政治的奴隶,便再也不属于自己,只得违背良心的神圣法则,而去服从其他的法则。”

“玛丽·斯图亚特的那种荒唐的、幼稚的姿态和她的那枚虚有其表、不伦不类的纹章,葬送了她的一切。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过永远无法挽救、根本没法挽救的错误。”

这个女孩出身高贵,天生丽质,天资聪颖,在法国宫廷里备受追捧,身为苏格兰的女王兼法国的王太妃,这时的她足以傲视所有同龄人。此时她年仅十七岁,生活顺风顺水,命运把她捧到了这样的高度,她根本不知道该以怎样的姿态去应对,所以在伊丽莎白·都铎即位后,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贪婪又愚蠢地向英格兰的王冠伸手,却根本没有能力摘下它。

反观伊丽莎白,她度过了不幸的童年和少女时期,经历了被诬陷与继父合谋杀害国王,目睹姐姐玛丽·都铎发动政变登上王位、冷酷镇压异教徒,后来她又受新教起义军的牵连被囚伦敦塔,一路坎坷,最终成为英格兰的女王。玛丽这位仅比她大九岁的表姑,在政治和心智上,远比天真幼稚又虚荣的玛丽·斯图亚特成熟的多。她绝不能容许任何人质疑她的统治权,觊觎她的王座。

“从此以后,这两位女王彼此之间,不管嘴上说些什么,信上写些什么,统统都是虚情假意,统统都是谎话,是掩饰暗中的敌意;这个裂痕已经无法弥合。”

这就是两位女王决裂的开始。玛丽没有从英格兰女王的称号中获得任何实际好处,却因此结下一个如此强大的仇敌,这是她政治生涯中第一个致命错误。

“在政治上像在生活里一样,敷衍了事、优柔寡断比坚决的、断然的行动危害更大。英国王冠只是象征性地绘入玛丽·斯图亚特的纹章,但是为了这个象征,血流成河,比一场真正的战争中为了一顶真正的王冠而流的鲜血更多。一场公开的斗争能一劳永逸地廓清乾坤;而狡黠的暗中较量却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爆发,毒害这两个女子的生活和权力。”

0
《苏格兰女王的悲剧》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