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阿多诺对卢卡奇的批判
子莒

正是在卢卡奇研究的复兴这一背景下,我打算来重新考察阿多诺对卢卡奇的批判,特别是在阿多诺主要理论著作《否定的辩证法》、中。①众所周知,阿多诺是卢卡奇的尖锐批评者,特别是在他的后期著作中。但不为人知的是,阿多诺从卢卡奇那里获益良多,毕生都在研究卢卡奇早期的一系列著作,包括载于《心灵与形式》(1911)中的《论散文的本质与形式》、《小说理论》(1916)以及《历史与阶级意识》(1923)。在这里我打算考察阿多诺对卢卡奇的黑格尔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特别是在《否定的辩证法》中;我还将思考,对这种批判,从卢卡奇的视角出发可能会作出什么回应。我将关注这一批判双重的并且似乎是矛盾的特征:一方面批评卢卡奇没有超越唯心主义,另一方面又责备其退缩到唯心主义之后。

这种关于唯心主义的指控来源于,阿多诺认为卢卡奇的实践哲学因为克服了对客体的依赖而妨碍了自主性的实现。这一处境在费希特的主观唯心主义中得到了最好的表达。在阿多诺看来,实践哲学与主观唯心主义的共同点是,对自主的主体——费希特的绝对自我和卢卡奇的主客体的同一——的现实性证明表明客体是如何从根本上源于主体的。这相应地导致了一种对主体的纯粹“生产主义”(productivist)的解释,从某种意义上说,主体生产其自身的现实性。针对这一作为自身历史的生产者的实践主体概念,阿多诺主张客体的先在性和唯物主义主体的他律性。

但同时还有另一种批评线路,其中卢卡奇被指责为退缩到唯心主义之后,成为浪漫主义的反资本主义的一种形式。邀一点在阿多诺对卢卡奇的交换原则的批判中体现得格外明显。阿多诺批评卢卡奇在这种分析中对前现代社会进行了浪漫化处理,尤其是这样的观点,即认为前现代物化、唯物主义与实践的经济与不可度量的使用价值的生产相适应,并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直接的,无须物化的客体(例如各种社会制度)作为中介。在阿多诺看来,这个观点存在着两重问题:首先,它完全是不真实的,前现代社会并非如卢卡奇声称的那样不存在交换原则或物化;其次,在对可比较性本身的抨击中,卢卡奇的批判忽略了批判交换的最基本目的,即批判不公平交换以及建立公平的交换。

这些批评似乎引向不同的方向。对主体的生产主义的批评要求基于客体的先在性来重新阐释唯物主义,而对浪漫主义倾向的批评(卢卡奇对同一性/交换的批判)则要求更多的唯心主义——特别是这样的观念,即唯心主义主体的普遍性拥有解放的潜力,而不单单是社会统治的更总体化形式的共谋。前者似乎要求在唯心主义的和唯物主义的主体概念之间画一条清晰的界线,而后者要求的则似乎是对现代自主(唯心主义的)主体的解放潜力的承认:对蕴含在交换原则中的公平交换的可能性的承认。

然而,如果我们没有忘记,在直接的后康德主义传统中存在着强大的浪漫主义要素,不仅仅是在席勒、谢林和德国浪漫主义的著作中,那么这样一种张力就会消失——至少会大大降低。在考虑阿多诺对卢卡奇的批评时的确应该牢记一点,即浪漫主义作为一种批判形式是内在于启蒙现代性的,唯心主义的主体概念正是这一现代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它主要关注的是将主体理解为自主的主体的这种现代的唯心主义的意图中的二元对立和断裂。①因此,我认为,像阿多诺那样坚持认为卢卡奇试图克服现代性的二律背反和矛盾的努力既是唯心主义的,又是浪漫主义的,这并没有什么不一致的。的确,我认为阿多诺批评的重要性在于——尤其是在试图恢复卢卡奇的物化概念的当代背景下——它证明如下问题的方式,即实践主体仍然停留在直接的后康德主义传统试图超越现代性的分裂和断裂性的努力中,尽管卢卡奇的主张刚好相反。我认为,任何试图恢复卢卡奇的批判性的物化概念及其导致的实践主体的观念的努力,都必须注意其浪漫主义、主观唯心主义的冲动。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