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马佐夫兄弟 9.7分
读书笔记 一位信仰不坚定的女士
Wolfson
“这跟一位医生跟我谈过的情形一模一样,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长老说。“他已经上了年纪,是位无可争辩的有识之士(这里先对医生有个非常正面的评价,来说明后面的事情并不会使得医生的评价降低,这样的说话方式值得学习)。他说:‘我爱人类,但我对自己实在大惑不解:我越是爱整个人类,就越是不爱具体的人,即一个一个的人。。我在梦想中常常满怀激情打算为人类献身,而且一旦有此必要,或许为了人们我真的敢于走向十字架;然而,我根据经验知道,要我跟什么人共处一室,我连两天也待不住。任何人只要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他的个性就会压迫我的自尊心,妨碍我的自由。不出一昼夜,即便是最好的人也能令我憎恨:我会憎恨某甲进餐时间太长;我会憎恨某乙患感冒,不停地擤鼻涕。别人只要稍稍碰我一下,我就会视为仇敌。可事情偏偏总是这样子:我对具体的人越是憎恨,我对整个人类的爱便越是炽烈。’”
0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