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我走 7.9分
读书笔记 《别让我走》段落
另一个lyq

作者:石黑一雄 【现在回想起来,我才了解当时的我们正好处于一个对自己稍微了解的年纪,知道自己是谁,又和监护人以及外界的人有何不同,不过究竟这些代表什么意义,却还是懵懵懂懂的。我相信,每个人在某个童年阶段,也曾有过类似我们那天的经历;尽管实际细节不尽相同,但是内心的感受是一致的。因为这和监护人为我们做了多少准备无关:所有的谈话、录像带、讨论、警告,没有一样能让我们真正明白其中的意义。八岁的小孩生活在一个像海尔森这样封闭的地方,受到这几位监护人的管理,而且监护人和送货的人只会轻松地称呼我们“小甜心”,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又能知道多少。   不过,这些准备多少还是有用,这是一定的,因为当有一天这样的时刻来临时,我们会发现心里某个部份已经等待这天来临很久了。或许早在五、六岁的时候,身后曾经传来一阵耳语:“总有一天,也许是不久的将来,你就会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所以,我们一直在等着,就算自己还不是很清楚,但是一直在等着发现自己其实和别人不太一样;发现外界的人就像夫人一样,他们并不憎恨我们,也不想伤害我们,但是只要想到我们,想到我们如何出生,以及为何出生,就会全身发抖,光是想到可能碰触我们的手,便令他们害怕不已。当我们第一次从那种人眼中看到自己,那真是残酷的一刻,就像经过这辈子每天走过的镜子前面,突然镜子照映了一个不一样的面貌,一个烦恼又陌生的面貌。】 【所以,您的意思是,”汤米说,“所有我们做过的事,所有的课程,一切一切都只和您刚才告诉我们的有关,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我知道,”艾蜜莉小姐说,“看起来你们好像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当然你可以这样想;但是你们想想,你们还算是幸运的棋子。唉,本来已经出现一种新的风气了,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你们得要接受,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众人的意见、情绪,一会儿往这边走,一会儿往那边去。只是这掉头变的阶段刚好发生在你们成长的时候。” “或许那只是某种趋势的兴盛和衰灭。”我说,“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我们的生命。”】   【“您说您不能看透别人的心思,”我说,“但是,说不定那天您可看透了我的心。可能因为这样,所以当您看到我的时候才哭了起来。其实,不管那首歌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的脑海里,当我在跳舞的时候,我有我自己的诠释。您知道吗,我想像那首歌唱的是一个女人的故事:别人告诉她,她终身不能生育,但是当她有了小孩,她非常开心,所以她把小孩紧紧抱在怀里,害怕发生什么事情拆散了他们,所以她一直唱着:宝贝,宝贝,别让我走。这不是歌词本来的涵义,但这是我当时脑海里的想像。说不定您就是知道了我的心思,所以才会觉得这么悲伤吧!虽然当时我不觉得悲伤,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教人有点儿鼻酸。”   我看着夫人说话,但感觉汤米走到了我身边,也感觉到汤米身上衣服的质料,感觉到他的存在。   夫人接着说:“真是有趣,但是那个时候就像今天一样,我完全猜不出你的心思。我之所以哭,完全是为了另外一个理由。那天当我看到你跳舞,我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我看到一个新的世界很快就要来临,更加地科学化、更加有效率,是的。针对旧有的疾病将会有更多治疗的方法,这是好的。但这同时也是一个严厉而残酷的世界。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紧紧闭上双眼,双手拥抱着过去那个友善的世界,一个她内心明白已经不再存在的地方,而她还是紧抓不放,恳求它别放开她的手。那就是我所看到的。那不是真正的你,也不是你当时在做的事情,这点我知道。但是当我看到你,我的心都碎了。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不过,就像我所说的,自己并没有刻意去找,而且,到了那年年终,像这样到处开车的机会也没那么多了。所以,我现在大概不会再发生那样的情景,仔细想想,我很高兴事情是这样的结果。就像我对汤米和露丝的回忆一样。等到我终于可以过个比较安宁的生活时,不管他们把我送到哪个中心,海尔森将永远留在我心中,牢牢地锁在我的脑海里,任何人都不能带走这段回忆。    只有那一次,我纵容自己,就是在我听到汤米已经结束之后的一、两个礼拜,虽然没有必要到诺弗克,我却还是开车去了一趟。我不是特别要找什么东西,也没有走到海边;或许自己只想看看那些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原和辽阔的灰色天空。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条从没走过的路,大约有半小时的时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是我不在乎。经过了平凡无奇的平坦草原之后,景色其实没什么改变,只是偶尔有群鸟儿,一听见我的发动机声便从犁沟里飞了出来。后来,我看到了远方有几棵树,于是我把车开了过去,停在路边,然后下车。    我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一片几英亩大的农地,农地以两条带刺的铁丝做成栅栏,防止外人进入,这道栅栏和我前方聚集成群的三、四棵树是这几英里土地内唯一的挡风处。沿着栅栏,特别是下面那条铁丝,卡了各式各样的垃圾纠结在一起,就像海边经常看到的垃圾堆:强风想必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把这些东西吹到了这里,前方的树枝夹着破碎的塑胶床单随风飘摇,还有破旧塑胶袋碎片。那是我唯一一次,站在那里看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垃圾,感觉风吹过空荡的草地,我心里出现了一个想像,因为这里毕竟是诺弗克,而且我不久前才刚失去汤米。我想着这些垃圾,想着树枝上不停拍打的塑胶布条,想着如海岸线般、勾住各种奇奇怪怪东西的铁丝栅栏,我半闭着双眼,想像自己从小遗失的东西全被冲刷到了这里,我现在就站在这些东西面前,如果继续等下去,说不定草地那边的地平线就会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地越来越大,然后我认出那个人就是汤米,他挥挥手,可能还会大声地叫我的名字。想像仅止于此,我不能允许自己继续下去……泪水从脸颊磙了下来,但我没有啜泣或是情绪失控,只是等了一会儿,然后走掉头里,开车前往该去的地方。】

0
《別讓我走》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