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宋词:把自己安顿在深情的岁月里 8.9分
读书笔记 红尘梦忆
FlyFlyFlowers

鹧鸪天•化度寺作

吴文英

池上红衣伴倚栏,栖鸦常带夕阳还。

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小窗愁黛淡秋山。

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红尘梦忆

回台湾省亲,日子是如歌的行板,承欢膝下的滋味是这般甜美。

妈妈在前阳台浇她心爱的玫瑰花,友云心想:爸妈从老家搬到台北也有二十年了。离开老家,妈妈不得不告别她的玫瑰王国,心中一定很惆怅吧!

还记得当年妈妈说:“世上哪有不散的筵席呢?有聚,就会有散。人和人是这样,人和地和物也是这样。”生性豁达的妈妈说起话来总是很有智慧的。

爸爸一早就出门和老朋友相会,听说要先去爬山,再去“饮茶”,节目很丰富哦。

友云和妈妈闲谈,谈一些儿时的记忆,也谈一些前尘往事。

突然,听见妈妈说:“你还记得曾表哥吗?”

“当医生的吧。我还记得表嫂好美,在中学教书。”

“对对对,就是他。”

当年他们的爱情故事曾经何等迷人浪漫!表哥,其实也只是远房表哥,他长得高大斯文,读的是成大医学系,有个女朋友读高三,美丽极了,听说是南女一朵花。爱情长跑整整六年,终结连理,轰动了整个小镇。

每回表嫂外出,路人一见常瞠目结舌,还以为是仙女下凡来。有时,表嫂上市场买菜,小贩忙着看她,张大了嘴,差一点就忘了做生意。

“表哥不是在医院当医生吗?”

“起先是的,”妈妈说,“后来有个机会,可以到美国工作,薪水是台湾地区的好几倍。你表哥就跟表嫂商量,趁年轻,到美国辛苦几年,回来,凭着累积的财富就不愁衣食了。那时,他们的女儿两岁。”

做这样的决定是很难的,即使是暂时的离妻别女,也需要有足够的勇气;何况,表嫂还是个美娇娘哪。

“后来表哥回来,果真发财了吗?”

“不,他从此没有回来。”

“没有回来!什么意思?”

“就是不见了。信被退回,人失踪了。”

难道蒸发了?被谋害了?

“要去找啊!”

“你表嫂曾经利用暑假去找,找到他服务的医院去。医院说,的确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但是后来他离职,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看来是无功而返。以美国土地的辽阔,想找一个人,就如同在茫茫的大海里捞针,看来情形不妙。表哥到底是什么意思?遇到了什么事呢?莫非吉凶未卜?

“多久的事了?”

“很久了,现在他的女儿都十八岁了。”

友 云 倒 抽 了 一 口 气 :“ 十 六 年 来 , 都 是 表 嫂 独 力养她?”

“因为你表哥音讯全无,后来,分家产时,表哥的那份就由他的女儿继承,表嫂监护。”

这真是一个谜团,让人理不出头绪来。

“你表哥、表嫂的家人曾经多次来拜托,希望你们能帮着访查……”妈妈拿出一些资料给友云,仿佛是千斤重担呢。

表哥,你到底在何方?

或许,对表哥来说,红尘行走,也一如波光梦影。

接受了托付,返台省亲的快乐假期,一转眼,就画下了句点。临别依依,无限离情,大家的心,就像那火红的凤凰花一样,又凄凉又美丽。

友云一回到美国,就想方设法积极展开寻觅的工作。

当初为什么会不告而别呢?难道真有什么难以言说的苦?

更让人好奇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追追追,追追追,动用了一切的人脉和资源,仔细过滤所有的线索。这也有趣,从一个机构追到另一个机构,从一件事转到另一件事,也从一个人引到另一个人……同乡会、校友会、教会,只要想的到的,都试着去打听。当然,所有相识的人也都热诚地提供帮助……

终于,找到了。哈利路亚!

表哥竟然就住在紧邻的州。

然而,距离当初的托付,也有两年了,可见此事的不易为。

友云在电话上按键的手,仍不免因兴奋而微微发抖。

终于敲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在表哥的家。

友云打听来的可靠消息是,表哥在美国时,另外认识了一留美学生,日久生情,于是离开了原有的医院,表哥甚至离开了医界,转行从商。两人远赴他州,切断了和台湾地区的一切联系,另组家庭,重新开始。

毕竟人不亲土亲,见面时,谈的都是家乡人、家乡事,只避开了表嫂和女儿。

新表嫂看来聪明能干。彼此的谈话内容,也的确都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没有什么听不得的。

黄昏了,友云夫妇就要起身告辞,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际,绚丽似锦,竟也有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美。

新表嫂也一路紧紧相随,大家都已走到了门口,表哥突然要表嫂到书房去拿个东西。

“她们,还好吧?”

友云点点头。明白他指的是故乡的妻女。

“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见一见女儿?唉,都有二十岁了。”

友云心中一震,那是一种怎样的思念?他的不曾忘怀,

难道不是良心的一种谴责,日日夜夜指责他的过错?

新表嫂已经走了过来,友云夫妇默默地告辞离去。

一抬眼,夕阳的鲜艳,有如泣血,或许也是表哥此刻的心情吧。

在友云心中,浮起的,却是吴文英的《鹧鸪天•化度寺作》:

池上红衣伴倚栏,栖鸦常带夕阳还。

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小窗愁黛淡秋山。

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词里说的是:

池塘里有朵朵的红莲,陪伴着独自倚着栏杆的我,天边的点点寒鸦披着一身夕阳飞来寻巢。云雨无端,梧桐叶落,明月送来秋天的凉意,闲置的宝扇也被收起了。

归乡梦短,蓝天绿水却宽阔无边,我倚着小窗眺望,远山如黛,含着愁怨,颜色显得疏淡。故乡的鸿雁,请为我传达归乡的心愿,阊门外,杨柳下的小屋,时时刻刻都在我的思念之中。

多少柔情缱绻,低回不尽,人非草木,毕竟有情。

表哥可曾有所伫望?友云相信,他的思念将更深于自

己吧,该不只是故乡的屋宇和花木,还有那在遥远他方的妻女。

繁华如梦,人生也如梦,即使只是波光梦影,谁又能全然忘却,不留丝毫的痕迹呢?

船过水无痕?其实,船知道,水也明白啊!

0
《邂逅宋词:把自己安顿在深情的岁月里》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