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 9.3分
读书笔记 第162页
布宜諾斯
也许,他想,所有艺术的根源,或者甚至所有精神劳动的根源,都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吧。我们害怕死亡,我们对生命之易逝怀着忧惧,我们悲哀地看着花儿一次一次凋谢,叶子一次一次地飘落,在内心深处便确凿无疑地感到我们自己也会消失,我们自己也即将枯萎。然而,如果艺术家创造了形象,或者思想家探索出法则,创立起思想,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就都能从这巨大的死之舞中救出一些什么,留下一些比我们自己的生命延续得更久的东西。

相信神的存在,可以令人面对死亡时更加舒适,但从小被灌输“无神论”的孩子,经常会困在拜金的罪过里,并缺乏很多本能。面对死亡,应有敬畏和德行,这是本能。今天某人和我争辩神的存在,我觉得应该从自己对很多问题的最基本本能开始讨论为上。比如死亡,爱,公益,亲人,国家性质等。

0
《纳尔齐斯和歌尔德蒙》的全部笔记 1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