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 9.1分
读书笔记 功利主义
Break my leg

边沁是功利主义的创始者,他主张能让人幸福的东西是好的、是对的,让人痛苦的东西则是错误的、不好的,于是一切行为的目的都在于将幸福最大化。在他这里,道德是一种权衡得失的结果,我们可以牺牲少数人来换取人类整体的福祉。于是,在极端情况下,我们允许三个强壮、有家室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杀死一个柔弱的孤儿,老年人因为无法像年轻人一样对社会贡献很多而面临“贬值”的窘境,严刑逼供可以大行其道,或者干脆把所有的嫌疑人杀掉好了,烟草公司将肺癌造成的死亡视作有利可图的好事……

结合书中所述,对功利主义的反驳可以从三个角度进行——

第一,追求幸福真的是人类的最高追求吗?幸福感的产生往往来自欲望的满足,如果人类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求,那么我们与动物有何区别?我们何苦大费周折、头破血流地去追求所谓的真善美?为何《黑客帝国》的主人公明知自己不会快乐却依然要选择红色药丸?——因为总有一些东西我们想去守护,就算它常常要求我们放弃安逸和幸福。这是人之为人的最宝贵之处,丢了它,我们与禽兽便没有差别了。

第二,能让人幸福的东西就一定是好的吗?使人痛苦的都应该舍弃吗?暴力能给人以快感,我们是不是就不应该惩治犯罪者?痛苦与幸福的边界是模糊的,眼前所受的痛苦可能实在为日后的幸福铺路。而且,它默认了每个人所追求的幸福都是一样的,扼杀了人的自由意志和多样性,把“幸福”标准化,然后将这样的标准强加给每一个人,这无疑是一种以善之名行凶的行径。

第三,即便真的要以得失作为衡量标准,那么幸福和痛苦何以量化?一条生命值多少钱?真的存在一种能够衡量世间万物的通用货币吗?

在我看来,功利主义最大的问题在于扼杀了人性,它漠视人的权利,用冷冰冰的货币价值来丈量生命、自由、尊严,而这些东西,恰恰是人类最珍贵的、用以和动物区别开来的、无价的。

密尔也是功利主义的倡导者,但这一章读下来,他似乎前后显得很不一致——他尊重个体自由,但并不是因为个体自由的价值高于追求幸福最大化,而是说从长远利益考虑,尊重自由能够带来更大的幸福。换言之,他并没有攻击功利主义的核心,而是给了另外一个看待幸福的角度,或者说,给了幸福最大化的更优解。但同时,他又大力赞颂个体性,认为人类生活的最高目的是对自己能力的充分且自由的发展。在这里,他又将发展个人的能力视作比追求幸福更重要的存在,偏离了功利主义的前提。

或许密尔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自相矛盾,但不可否定的是,他是一位有人性的哲学家(边沁的确不太有人性),他尊重人的自由意志。另外,他还主张人应该追求更有价值的生活——与边沁不同,他认为快乐有高级低级之分,有贵贱之别——尽管充满低级快乐的生活更有魅力,“做一个得不到满足的人要好过做一头满足的猪,做不满足的苏格拉底要好过做一个满足的蠢货。”而就这一点而言,他已经完全放弃了功利主义的基本假设了。

另外,他这样解释自己为何尊重言论自由,“反对性的意见也可能是正确的,即便不正确,也能给正确的意见以挑战,以便使之站得更稳”,这一解释和美国宪法尊重言论自由大不相同——美国人认为,言论自由是人生而有之的,不应该以内容的正确与否来评判。换言之,言论自由的目的不在于追求真相,而在于尊重人权。老实说,在读《历史深处的忧虑》之前,我也持有跟密尔一样的看法,但读了之后,似乎更赞同美国人的见解。人权不可侵犯。(emmm这一点我还没彻底想清楚)

最后,密尔在他的著作《论自由》所主张的原则深得我心:倘若不伤害到他人,人们应该可以自由地去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政府不能为了保护人们不受到伤害而干涉个体的自由,或者将大多数人的关于怎样最好的生活的观念强加于每个人。

自由有限度,要遵循“不伤害他人原则”,在合理范围内,追求幸福最大化自然是合理的,但应该是一种个人的选择,而不是必须。

(自言自语:本以为这会是一本比较枯燥的书,没想到越读越觉得有趣。开心。)

0
《公正》的全部笔记 26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