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 8.5分
读书笔记 22
熹熹
醒来我感到沮丧。我望着天花板,看着上面那些裂缝。我看到一头野水牛撞向某物。撞的八成是我。然后我看到一条蛇将一只兔子含到口里。太阳透过窗帘的破缝透射出来,在我肚皮上形成一个万字符。我屁眼发痒。是痔疮又犯了吗?脖子挺硬,嘴里一股酸奶味儿。
我起床,走进洗手间。我很讨厌照镜子但还是照了。然后我看到沮丧和挫败。黑眼袋松松垮垮的挂在眼底。一双怯懦的小眼,被天煞凶猫堵住的一只鼠辈的双眼。我的肉身看起来像是不愿再对付。看起来像是讨厌成为我的一部分。我的眉毛垂下来,卷曲,看起来像是精神错乱,群毛乱舞。太可怕了。我看起来恶心至极。我甚至都运动不了肠子。我被堵住了。我走到马桶前面去撒尿。虽然瞄准了,但总是从旁边呲出来,洒到地上。我试着重新瞄准,这下全都呲到马桶垫圈上了,忘了掀了。我扯下点卫生纸擦干净。清干净坐垫,把纸扔进纸篓,冲水。我走到窗户前,往外瞅,看到一只猫正蹲在近邻屋顶拉屎。然后我转过身,找到牙膏,挤牙膏。挤出来太多。软趴趴的从我牙刷上坠落,掉进水槽。绿色的。看起来像一只大青虫。我把手指头戳进去,挑起一小块抹到牙刷上,开始刷牙。牙齿。它们到底算个什么。我们不得不吃。不停的吃。我们都恶心的要命,注定了那点肮脏小使命。吃饭,放屁,挠痒痒,微笑,庆祝节日。
刷完牙我回到床上。我身上一点劲没有,活力全无。我是一枚大头钉,我是一块油漆布。
我决定待在床上睡到中午。也许那时半拉世界已经死绝,接受起来也要容易一半。也许到中午起床我会看起来更好些,更有精神,以前我认识一人,好几天都无法排泄。最后他炸了,真事。屎从肚子里飞出来了。
接着电话铃响了。我让他响着。我早上从来不接电话。响了五声之后停了。好啦。我自己一个人。要说恶心如我,这样子倒是好过跟别人一起,跟任何人,所有人,在那里耍着可怜的小把戏,前后翻筋斗。我把被子拉到脖颈,等着。
0
《低俗》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