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头脑 8.7分
读书笔记 波罗的海三国
MNE
有一次,我在乌克兰某座大城市的火车站等火车。这个火车站是一座宏伟的大厦。车站内的墙上挂满领袖的肖像和横幅标语,简直丑陋无比。身穿羊皮袄、军装、戴着有耳罩的皮帽、裹着毛围巾的人群,挤满了车站的每一个角落,他们在地板上踏出了厚厚一层泥泞。......那时,我看见墙边的一个角落里,坐着农民一家:丈夫、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坐在篮子和一捆包袱上面。妻子在给那个较小的孩子喂奶,丈夫——皮肤黝黑、满脸皱纹,一把垂落的黑胡须——把茶壶中的茶倒进一只带把的杯子里,然后递给了大儿子。他们压低了声音用波兰语交谈着。我久久地凝望着他们,突然惊觉两行泪水正顺着我的脸颊滑落下来。我之所以在拥挤的人群中注意到他们,正是因为他们的与众不同深深打动了我。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在人群中像个孤岛,人群与这家人的举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一家人远离人群,在人群中保持着自己的个性——这就是令我震撼的东西。就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可是这种感觉立刻从脑海中消失了。
......
我能用嗫嚅嘟哝表达人的无助与揪心的向往吗?我能在特权者居住的小区,一边踏着自己豪宅松软的地毯走来走去,一边欣赏莎士比亚的作品吗?假如我这么做,也许我得为自己安装一个出色的辩证法义肢,代替一只承接从心脏流到握笔指头的热血的手。......我们虽保持沉默,但同时不会忘记历史在过去犯下的种种罪行,不会忘记在1940年至1941年间数十万波兰人被流放,也不会忘记那些被流放到北冰洋的人们,不会忘记他们在驳船上被枪杀或被淹死。必须学会宽恕。但我这里指的是,宽恕那些现有和将来还会再犯的罪行。这些罪行总是在以新人的名义,在交响乐队的美妙乐声中,在歌声中,在扩音器发出的吼叫声和对乐观长诗的朗诵声之中犯下的。
......
我不在乎,我是站在未来的胜利者还是被战胜者一边,我的将来是赢是输,全都无所谓。我只知道,如果我的朋友将尝到甜美的胜利果实,如果地球经过长达数百年计划经营而得到改造,对能活到那个时候的人来说将是极大的悲哀。
0
《被禁锢的头脑》的全部笔记 9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