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 8.6分
读书笔记 9
阿浅

“在法令者虽为命令,在K耳里却像是某种讥笑,不,不仅因为这一点,更重要的还因为K感到这条命令向他宣布了自己全部努力的破产。各种各样的命令,对他不利的也好,对他有利的也好,都在他头顶上嗖嗖地飞来飞去,就是那些对他有利的到头来也许还是包藏着一个不利的内核,不管怎么说,一切命令都忽视他这个人的存在,而他自己地位又太低太低,奈何不得它们,更不能制止上头发号施令而让人听一听自己的声音。 他心里很清楚,他今天这样疲劳困倦比他在此地的全部倒霉遭遇更加害苦了自己,但是为什么他这个曾经对自己的身体有着十足的信心、如果没有这种信念就根本不会动身到这里来的人,竟连几个不愉快的夜晚和一个不眠之夜都经受不住,为什么他偏偏要在这个地方困得眼睛都睁不开,随时都会倒下呢?这里谁都不困,或者恰恰相反,人人都犯困而且老是犯困,然而这种困倦并不影响人家的工作;唔,看来它反而对工作有促进作用。逻辑的结论就是,人家的困倦是另外一种,很特别,与他K的困倦完全两样。大概这是在愉快的工作中感到的困倦吧;这东西外表看上去像是困倦,实质上则是一种固若金汤的安适,一种固若金汤的平静。” 有一种卡夫卡式精准和应景。

0
《城堡》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