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中庸 9.0分
读书笔记 《大学·中庸》
十阳

《大学》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止于至善。

而格物致知即明明德,“格”是“格君心之非之格”“格物致知”即是“去人欲,存天理”“去夫天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如此即可止至善。

以上明白了然后可以谈“诚意”,“诚意”即诚其意,意诚,亦如格物致知,格其不诚之意以复诚意,古之人亦可称为真人,可见《黄帝内经·上古天真论》。当然这里所说真人与其有所差别。

回到原文,所谓诚其意者,毋(不、勿)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自己满足),故君子必慎其独也。

意诚然后心正,意诚方且是“意”“知识”“思想”“观念”上的诚,而心正何解?

所谓“心正”“正心”在下认为是自己与外物接触的过程,在这个过程里做到心正,正心,即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砺达到的效果,亦可称为一种状态,所谓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

心正,正心。可看作是达到“知行合一”的效果,知即行,行即知,达到“一”的境界。

心正而后身修,何谓身修?身修在古代人看来是一种很完好的境界,是结合前“格物致知,意诚,心正,然后身修而结尾”,身修即概括了前者之总和 。

所谓“物格、意诚、心正、身修、家齐、国治、天下平”是有先后顺序的,如一个一个阶梯完成上去,先有物格完成然后意诚,心正,身修,家齐,国治,天下可平。

修身即是“格物、诚意、正心”这三个过程的不断凝练,熟悉,持之以恒,学以致用而融汇己身的过程。如《大学》所谓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如是。

而家齐、国治、天下平,却是不宜多说。其有一首歌颂君子的诗很完善,就如颂一个“物格、意诚、心正、身修”的人。

《诗·淇奥》

瞻波淇奥,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喧兮!

……

《大学》云: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僴兮者,恂栗(害怕、恐惧)也;赫兮喧兮者,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喧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

在回到首段,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中庸》

何为中庸?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中和者,即谓《中庸》,喜怒哀乐未发之中,发而中节谓之和。

如此,要解释这两句又要讲到什么是“格物致知”,孔子所谓“博学以文,约之以礼”即王守仁之“博约”;《尚书》所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王守仁之“精一”。详情可见王守仁《传习录》。

喜怒哀乐之未发,即心中喜怒哀乐还没有发出来,即出口。发而皆中节,即发出之时符合“礼”的准则。大致就是讲到控制的情况,如要控制喜怒哀乐还没有产生的那个时候,再如要发喜怒哀乐之时要适宜,如生气发怒要对对的人、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对的语气情况发出,大致如此。

中庸的总纲大致是“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

可以结合以上所述来在看这一段总结。

如要再精细一点讲,即可以参考“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

令附《中庸》原文几段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其味也。”

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人们都说自己聪明,被驱赶到罗网、捕兽笼和陷阱里去却不知道避开。人们都说自己聪明,选择了中庸之道连一个月都不能够坚持。)

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何谓持之以恒?但且坚持下去就对了

看完回神,该睡觉还是睡觉,还痛苦还是痛苦,君且徐徐而行

0
《大学·中庸》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