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 8.5分
读书笔记 第349页
如林
奎格利于1961年指出,文明之所以能够发展,是因为它具有一个“扩张的工具”,即一个军事的、宗教的、政治的或经济的组织,它将盈余累计起来,并将其投入建设性的创新。当文明停止“将盈余用于创新,用现代的说法就是投资率下降”之时,文明便衰败了。这种情况的发生,是由于控制了盈余的社会集团为满足“非生产性的、个人享受的既得利益……将盈余用于消费而不是提供更有效的生产方法”。当人们依靠资本生活之时,文明便从普遍国家走向衰败阶段。它是这样一个阶段:
经济急剧衰退,生活水平下降,各种既得利益集团之间发生内战,文盲增加,社会日益虚弱,立法不能制止浪费。但衰退在继续。社会在宗教、知识、社会和政治层面的大范围内失去了人民群众的忠诚。新的宗教运动开始遍及社会。人民越来越不情愿为这个社会而战,甚至不愿意通过纳税来支持它。
伴随而来的是入侵阶段,“当一个文明不再能捍卫自己,因为它不再愿意捍卫自己之时,它便向蛮族的入侵者敞开了大门”,他们常常来自另一个“年轻的,更强有力的民族”。
西方的中心问题是,除了任何外部挑战之外,它能否制止和扭转内部的衰败进程。西方是进行自我更新,还是任凭内部持续的腐败加速其终结和(或者)屈服于其他在经济和人口方面更充满活力的文明?
0
《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的全部笔记 6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