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家的任务 7.6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政治/美学
Hushnore
我离开剑桥的时候就不写诗了。到牛津后我开始写歌,我想做的工作以另一种方式在继续。我认识到自己可以写歌,这可不像靠写诗赚血汗钱,这个工作相当简单,也很有趣。在整个1970年代,我每周都去参加牛津的爱尔兰音乐会。音乐会的创始人是个爱尔兰人,也由他主持,不过我也是开朝元老之一。尽管我在大学工作,我还是非常重视这个音乐会,因为它是我在牛津市的另一种生活方式。……这个聚会真的很有趣,对我来说,它是大学之外的一个另类的活动中心,在那里我写歌,也会唱自己写的歌。
我记得一首我在70年代初期写的歌曲,关于水门事件的,随着事件的演变,我添加了歌曲的段落以显示事态更恶劣了。现在我仍然能唱它。还有一首“马克思主义批评小调”,在排行榜上表现不佳,也没有被小甜甜布兰妮翻唱,至于原因我就无从知晓了。我一直不大情愿把我的歌送去刊登,我希望它们存留在口头传承中。……参加音乐会是段美妙的经历,对我来说显然带有怀乡的气息,它是一个像家一样舒适自在的地方。加之我在童年时就知道很多爱尔兰曲调,所以我能用熟悉的爱尔兰调子写讽刺的和政治的歌曲。

没想到,伊格尔顿当年还是个唱作型歌手。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搜着他写的歌呀……不知道听起来如何。

0
《批评家的任务》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