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28页
子莒

由此,不难看出,卢卡奇的主体概念并不像通常人们解释的那样是被历史必然性规定好的一个既定之物,而只是一种“客观的可能性”,不是自在的主体决定主体的意识,相反,主体的历史生成却有赖于意识的纯粹性。这里透射着现象学的一个重要洞识:不是主体决定意识的结构,相反,是意识的内在结构制约着、决定着主体的产生及其样态。就像一个自在对象绝不是意识或意识自我与之无关的东西一样,一个自在的主体也绝不是凌驾于意识之上或者与意识自我绝缘的神秘对象。关于这一点,韦特斯曼有一个恰当的评价:“对于卢卡奇的传统解读认为,一个始终如所其是的主体对自己所创造的世界的物化产生了反感,而一种现象学的解读则能够揭示出,主体是被意识本身的结构作为一种自我意识而被创造出来的。主体在意识内部被创造出来之前,它并不存在;进一步来说,恰恰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