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73页
子莒

黑格尔指出:“真理是全体。但全体只是通过自身发展而达于完满的那种本质。关于绝对,我们可以说,它本质上是个结果。”①同样的,马克思也认为,尽管具体的总体是诸多现象的本质核心、历史的核心,它“在思维中”依然表现为综合的结果。遵循着马克思的脚步,卢卡奇坚持认为,即使从本体论的层面上来看,具体总是先于抽象而存在,并且对于具体的综合需要独立的范畴,但是具体的总体性永远都不会是直接既定的东西。我们之前已经探讨过,这种(具体范畴)本体论意义上的优先性并没有否定抽象范畴的历史存在。然而,作为抽象的抽象并没有直接揭示出它们的源头以及它们的历史性。它们(即这些作为抽象的抽象)只有在总体的历史进程中,也就是在它们与作为一个总体的社会发展的关系之中,才变成了历史化的东西。在卢卡奇分析的每一个阶段中,都存在着对总体性进行综合这一问题——即使不是对涵盖一切的总体性进行综合的问题,也是对相对总体性进行综合的问题。进一步来说,将社会的局部层面整合进总体性中,并不意味着将社会还原为某种完全一致的东西。事实上,在卢卡奇看来,对总体化的分析只有在矛盾中才能够表现出来。他脑海中所想的是罗莎·卢森堡对资本的总体生产过程的分析是:罗莎·卢森堡认为,资本的总体生产过程是从在一种拥有“终极”限制的消费框架内实现对于剩余(价值)的生产的诸多问题中,推导出生产力与社会关系之间这一著名矛盾的。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