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卢卡奇的物化理论
子莒

我在上文中已经隐含地表明,与实证主义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康德至少曾经试图在实践这个方向上并且是为了实践而为某些关于直观或者说沉思的二律背反找出解决办法。但是,卢卡奇将康德的这种努力解释成了一种本质上的转向,这一点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应该牢记,卢卡奇对于“本质”这个范畴是非常熟悉的,他处在前马克思主义阶段的时候就已经试图与这个“本质”的范畴进行对抗了,但是,在他的许多著作中,这个“本质”的范畴却作为对于主体和客体之间关系问题的一种“解决方案”而不断地重现。现在,在对于康德伦理学的强有力的批判中,卢卡奇将关于“本质”的问题与关于物化的问题联系在了一起。卢卡奇指出,在康德的哲学中,对于一种在实践层面上的新的主体性的迫寻,最终被“自在之物”击溃了。康德的伦理学所具有的形式主义特征不会允许“个体化的”主体的“内在自由”被外化,也不会让“个体化的”主体的“内在自由”去面对外部世界中的必然性。更为糟糕的是,必然性的结构会渗透到“个体化的”主体自身中去:他(即这个“个体化的”主体)的精神本质会遵守外部的法则,而从对于第三种二律背反的解决方案来看(抑或从无法解决的第三种二律背反来看),主体自身会分裂为本体(也就是自在之物)与现象。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