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克思主义评论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卢卡奇的物化理论
子莒

在主奴辩证法的第一个中介中,生命被还原为普通的客体。但是,一个潜在的具有自我意识的生命是一种自我(sich),而不是一个普通的客体。生命开始于一种“耗尽所有存在的渴望”。当两种这样的渴望相遇时,其结果就是一种原始的殊死斗争。这种斗争可以造成死亡,在死亡中,最原始的直接性不包含任何中介,或者说,死亡可以被看成是个潜在的具有自我意识的主体对于另外一个潜在的具有自我意识的主体的支配。黑格尔将这种支配看成是文化历史的开端。(马克思也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类似的开端,他论证说,奴隶的社会机制“至少”蕴含着个能够创造出比他所需要消耗的东西更多东西,马克思所说的这种开端,与黑格尔所阐述的文化历史的开端具有本质上的类似性。)一个主体对于另一个主体的胜利和支配会引发自我意识的两种不同的原始形式:自我意识的第一种原始形式是主人,这是一种“纯粹的自我意识”,(由于另外一个主体为这个主体服务、并且为其劳动)在这种纯粹的自我意识中仅仅包含着(这个主体的)享乐与对于事物的消耗这两者之间的直接关系;自我意识的第二种原始形式是奴隶,“这是一种以物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意识”,在这种以物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意识中,包含着为一个物的世界而劳动的关系。①我要强调以下三点内容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第一,黑格尔在这里所阐述的物化形式比他在《精神现象学》第一部分中所阐述的内容要更为激进、彻底。在这里,黑格尔所阐述的物化形式不再是一种单纯的主客体之间的分裂了,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奴隶的意识被还原成了物,换句话说,也就是奴隶变成了一种纯粹的工具,一件物;第二,黑格尔将物化与支配联系在了一起:奴隶是具有依赖性的,或者说,奴隶“依赖于物的形式”;第三,黑格尔引入了劳动的概念,也就是关于改变自然事物的实践概念,他将劳动看成是能够进人新的直接性的中介。

0
《新马克思主义评论》的全部笔记 3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