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蓝的眼睛 8.3分
读书笔记 夏
sophie
我会说当年我并没有把种子埋得太深,过错在于土壤,在于我们小镇的土地。现在,我甚至认为那年全国的土壤都对金盏花怀有敌意。这片土地对某些花卉来说,生存条件太过恶劣。某些种子无法获得养分,某些植物不会有结果,当土地决意展开杀戮时,我们默许了,说什么受害者无权生存。
0
《最蓝的眼睛》的全部笔记 4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