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癫与文明 9.1分
读书笔记 激情与谵妄
人类小陈

眩惑是光天化日之下的夜晚,是笼罩着任何光照过于强烈的地方的核心部分的黑暗。眩惑的理性睁眼看太阳,看到的是虚无,也就等于什么也没看。在眩感时,对象退缩到黑夜之中,同时也伴随着对视觉本身的压制。当视觉看到对象消失在光亮的神秘黑夜时,也在自身消失的时刻迷失于自身之中。

如果说疯癫是眩惑,也就是说疯人看到日光,看到有理性的人所同样看到的日光(二者都生活于同样的光明之中)但是,虽然疯人看到同样的日光,却仅仅看到日光,在日光中什么也没看见,因此他是看着虚空、看着黑夜、看着虚无对他来说,阴影是感知日光的途径。这就意味着,由于他看到的是黑夜和黑夜的虚无,因此,他什么也没看到。但是他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他就把自己想像中的幻觉和各种黑夜居民视为现实。这就是为什么谵妄和眩惑的关系构成了疯癫的本质,正像真理和光明的基本关系构成古典时期的理性。

在这个意义上,笛卡儿的怀疑原则当然是祛除疯癫的伟大符咒。笛卡儿闭上眼睛、堵住耳朵,是为了更好地看到本质性日光的真正光亮。这样他就避免了疯人的眩惑。而疯人睁大着眼睛,看到的只是黑夜,虽然什么也没看见,却自以为看到了想像的东西。由于笛卡儿的闭合的感觉具有不变的洞察力,他就打破了一切可能的迷惑。如果他在看什么,他就能确信他所看到的东西。而在被某种其实是黑暗的光亮所陶醉的疯人眼前,浮现和繁衍的是各种心象,这些心象没有自我批判能力(因为疯人看见它们),却又无可补救地脱离现实存在(因为疯人什么也没看见)。

0
《疯癫与文明》的全部笔记 8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