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 8.6分
读书笔记 全
birds

一般的观众和爱好者欣赏名作时,是无须担心给“淹死”的。从事艺术者却不然。他每天和艺术的实际性东西接近。年深月久,欣赏水平远远把自己的艺术实践水平抛在百里之后。眼光高了,先是看不起同辈的作品,评头品足;最后连自己的劳作也轻蔑起来,干脆什么也不做,粘住手脚,掉进缸里淹死完事。

如果我真的照旅游手册上一条条抄下来当作我的学问,不只自己会脸红,高明的朋友们怕也不原谅我。我的真面目就是有许多东西我不全清楚。

勤奋、智慧而贫穷,自然容易夭折。那么早的成器!

梵高的弟弟好像是为了照顾可怜的哥哥才来到这个世上似的;梵高一死,弟弟第二年也跟着离开人间。

梵高一生只卖过一幅画,是弟弟安慰哥哥而设计的善心的圈套。

肯定梵高的画也算是一种画,而且是好画,既要有远见,还要有特别的勇气。

人忙起来,往往就顾不上单调。常听人说不知道如何打发日子,只是因为他太有空的缘故。

人这种东西的确是诡谲到家。男盗女娼的领导人和皇帝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我十一二岁时有幸见到几个领导人检阅的影片时,心里一直就想剥光他的衣服,看看他到底与老百姓有多大区别。那时的闪念只是为了有趣,还不到今天老谋深算学究式的历史眼光的刻薄程度。说老实话,我至今这种动机不衰。

人们动不动爱说:“人生像一场戏”,这种不通容易看出,因为“戏”本来就是人演的。如果说:“人生如戏台”,那就有意思得多了。人,在“前台”演戏,对付生熟朋友,利益所在,好恶交错,抢掠搏杀,用的都是学来的演技功夫;真的自我是在“后台”。

一人独处,排除了忌讳,原形毕露,这种快乐六朝人最是懂得:“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就是其中思想精髓。

意大利土地上的人民,都是在奇妙的文化艺术里泡大的。随口就能来上段艺术评论,哼两声歌剧折子。他们不单“懂”,而且“尊重”。

“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是一种晋入化境的乐事,某些事情的认真仿佛泼了人一身带腥味的黏液,洗刷好久也不自在。

世界上乱子常就出在盲目相信和强自做大身上。

聪明智慧与典雅的风度同在,那便是个太平年月。

0
《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