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绿 7.3分
读书笔记 第218页
xiaowo
作为其中最简单化的人们,软绿派回复到了宗教的圣牛禁忌。他们用古代布须曼人的社会学工具来抵御现代资本主义的技术工具。在经验远远走在理解之前时,这些古代的社会学工具曾经是有用的。软绿派颠倒了这一智力过程。他们宣称,用他们那盯着未来的计算机,他们能够理解那些不能被衡量和被经验证实的事物。我们要避开杀虫剂、核燃料,不是因为它们在过去使我们不舒服,而是因为模型说在20年以后,它们将使我们不舒服。
美德的对象总在变化,如鸟、鲸鱼、鼠类、蛙类、蜗牛、红杉、沙漠松等。邪恶的目标也在变化,如核电站、二恶英、塑料、尿布、氟里昂、二氧化碳等。有些是长久的,有些则经过一两个月的辩论以后就销声匿迹了。如约翰逊指出的,在20世纪80年代,核电站被指责为“反对圣灵的新罪,如原罪那样,在整个星球上辐射邪恶,甚至会影响到未来的几代人”。除此以外,化学致痛物也成为“撒旦的普遍的、弥散的和无处不在的幽灵,用它的腐败威胁毒害一切”。新的宗教禁忌都披上了科学的外衣,都用最强大的现代技术产物——计算机进行修饰和美化。然而事实上,它们是对科学完全战胜自然的强烈的反动。

0
《硬绿》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