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荡三十年(上) 8.8分
读书笔记 第300页

长期的计划经济,让人们已经习惯在一种格式化的,有纪律和有组织的环境中生活,一旦他要脱离那种惯性,往往需要极其巨大的外力或勇气。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改革开放的初期,那些从事个体商业活动的人绝大多数来自于社会底层,他们是失业者,返城人员,有刑事前科的人和低文化程度者,这些人被排挤在温暖的,有保障的体制之外,在无可奈何之际,被迫走上了经商和创业的道路。

在这些年的中国商业圈出没着这样一个族群:他们出身草莽,不无野蛮,性情漂移,坚忍而勇于博取。他们的浅薄使得他们处理任何商业问题都能用最简捷的办法直指核心,他们的冷酷使得他们能够拨去一切道德的含情脉脉而回到利益关系的基本面,他们的不畏天命使得他们能够百无禁忌的去冲破一切规则和准绳,他们的贪婪使得他们敢于采用一切的手法和编造最美丽的谎言。

1984年,是一个骚动而热烈的年份。当时在北方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十亿人民九亿倒,还有一亿在寻找”。根据《中国青年报》做的一份调查,当年最受欢迎的职业排序前三名依次是:出租车司机,个体户,厨师,而最后的三个选项分别是科学家,医生,教师。“修大脑的不如剃头的”,“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是当时社会的流传语。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在《喧嚣的90年代》一书中曾经讲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说:“毁灭的种子是什么?第一个就是繁荣自身。”

0
《激荡三十年(上)》的全部笔记 5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