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绿 6.3分
读书笔记 第214页
xiaowo
无论认识邪恶是何等容易.在我们的现代氛围中,界定美德却困难得多。
当人很少和很弱的时候,将人的利益毫不含糊地置于自然界之上在道德上是容易的。但是人类已经将自己转化到超越了认识的范围。不是生物上或在精神上的,而是在已经获得的知识和力量上。
无论软缘派是如何拒绝这个事实,我们确实已上升至自然界之上。不是正好上升至我们能够毁灭我们选择的那些地方的自然的那一点,而是到了我们可能在生态瓦砾中完好生存的那一点。
所以我们在这里站立着,自然界在我们的脚下。我们将如何统治自然?在一个世纪的光辉创造和令人憎恶的毁灭以后,没有不经意的答案能回答这个问题。古老的戒律不能回答,马尔萨斯也不能回答,甚至芯片上的马尔萨斯还是不能回答,科学也不能回答。自然自身在道德上是盲目的,它对人类福利和我们的绦虫的福利一样不关注。但是,对于道德.作为有感情的东西,我们人不能是盲目或是不在意的。人类能够选择,人类必须选择。我们可以用我们希望的任何道德水平来处置自然。

0
《硬绿》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