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國民」 8.5分
读书笔记 第六章 从“少数民族”到“国民”?
[已注销]
透过以上各方面的事实可以看出,在取得政权之初,中共在政治以及文化上,基本上是将民族视为一个单纯的、划一的共同体范畴来对待的。之所以如此,理由应该在于中共领导人认为“历史上的汉族统治者压迫和剥削了少数民族”有关。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不能重蹈覆辙,因此常常以反“大汉族主义”自戒。从1952年12月到1953年,从1956年到1957年7月,在毛泽东直接指示下,全国两次大规模地开展了针对大汉族主义的检查反省运动。1957年8月4日,周恩来在青岛民族工作座谈会上发表了《关于我们民族政策的几个问题》(又称“青岛讲话”),提出了大民族主义和地方民族主义都应该反对,但主要应该是反对大汉族主义的见解。

破案了!最大的黄皮白左竟然是贵党!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这种Han guilty的思维并不是汉人社会的广泛共识,毕竟“压迫”少数民族的体验不存在于非边疆地带和非统治阶层的汉人生活中——我自己还受压迫呢,哪有心思管别人?而党国的统治阶层根据这种Han guilty心态制订的政策又会在一定程度上损伤普通汉人的利益。所以最后两边(少数民族和普通汉人)都不舒服。

但是汉民族主义者(皇汉)并不敢批判政策制定者,而只敢把气撒在同样支持族群平等的、西方语境下的自由派们这一点可以说是支性十足了。

1
《消失的「國民」》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