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说中晚唐诗 8.9分
读书笔记 叶嘉莹说李商隐《燕台诗》四首其一
明月秋风

叶嘉莹说李商隐《燕台诗》四首其一

风光冉冉东西陌,几日娇魂寻不得。

蜜房羽客类芳心,冶叶倡条遍相识。

暖蔼辉迟桃树西,高鬟立共桃鬟齐。

雄龙雌凤杳何许?絮乱丝繁天亦迷。

醉起微阳若初曙,映帘梦断闻残语。

愁将铁网罥珊瑚,海阔天宽迷处所。

衣带无情有宽窄,春烟自碧秋霜白。

研丹擘石天不知,愿得天牢锁冤魄。

夹罗委箧单绡起,香肌冷衬琤琤珮。

今日东风自不胜,化作幽光入西海。

李商隐说“风光冉冉东西陌,几日娇魂寻不得”。我以前多次说过,李商隐有写现实的作品,他写得非常现实,完全是杜甫写现实的笔法,他说的“叩额出鲜血,滂沱污紫宸”(《行次西郊作一百韵》),我们读起来像杜甫的“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登岳阳楼》),非常写实,可是像《燕台诗四首》这样像梦幻一样的作品是唐代的诗人,还不只是唐代,古往今来所有的中国诗人中也没有人写出这样的意境来,这完全是李商隐用他的锐感深情写出来的,他不是用理性的知识来写的。有这样锐感深情的人本来就不多,能够把这种锐感深情写出来,写得这么美的人更是不多,所以,从这一个方面来说,古往今来没有一个人可以和李商隐相比。

《燕台诗四首》的第一首写的是春天,这四首诗分别写的是春夏秋冬四季。四季代表什么?代表一个循环,代表一个无终无始的循环,是永恒的、不断绝的.“风光冉冉东西陌”,这是说春天来了,你看李商隐怎样说,说桃花开了,是一种说法,可是李商隐不是从桃花开说起;说青草绿了,也是一种说法,可是他也不是从青草绿说起。他说的是春天的精神、春天的整体、春天的生命,不是一朵花,不是一根草,那春天的和风,春天的暖日,一切的景象都在这风光之中。这风光之中有花也有草,有山也有水,有光也有影。“风光冉冉”,“冉冉”是说慢慢地移动,当然了,春天的时候,你可以看到天上云影的流移,风吹过的时候,你会看到花枝、柳条的飘动,你会看到水波的荡漾,那就是“冉冉”。这真是写的春天的精神、春天的生命。春天的生命从哪里来?“风光冉冉东西陌”,到处都是。“陌”是路、小路,“东西陌”说的就是到处,东边的路,两边的路,这是举两个而代表全体。“风光冉冉东西陌”,春天来了,那么鲜明地,那么有生命地,那么活泼地来了。

来了怎么样?李商隐说“几日娇魂寻不得”,就是因为这样的春天来了,所以人要寻找一种最美好的东西。我们以前也引过李商隐的一首诗,说“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无题》),当春天来的时候,万物复苏;“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无题》),当草木萌生的时候,你的内心也开始萌发了一种对于完美的东西,对于感情的追寻。李商隐追寻的是什么?他说是某人?姓甚名谁?不是。他说,我追寻的是“娇魂”。说的真是好,是那么美丽的一种精神。“几日娇魂”,我追寻了妤多日子,“几日娇魂寻不得”,想找这么一个美丽的“娇魂”,可是我没有找到。

“风光冉冉东西陌,几日娇魂寻不得”,李商隐说,我追寻的心像什么?像“蜜房羽客”。什么是“蜜房”?什么是“蜜房”的“羽客”,“蜜房”是有蜜的花房,有蜜的花房有一个带着翅膀的客人来寻访。那是什么?那是蜜蜂。他说,我追寻“娇魂”的这一种“芳心”,“芳”是芬芳、美好的、多情的,我这一种追寻的“芳心”像什么?像“蜜房羽客”,就像蜜蜂在花的最中心的深处寻找那最甜美的东西。李商隐说,我就是要找这个东西。“蜜房羽客类芳心”,我到处去找,“冶叶倡条遍相识”,我找遍了每一片叶子,“冶”是说光彩的、美丽的,“条”是说树木的枝条,“倡”是说茂盛的生命披拂的长条。“冶叶倡条遍相识”,我都找遍了。

我寻找的时候,好像看见了一个人,“暖蔼辉迟桃树西,高鬟立共桃鬟齐”,在那温暖的烟霭之中,有一片日光照射着的,“暖蔼辉迟”是说已经西斜的日光,已经是傍晚了,这个光辉照在哪里?照在桃树的两边,在黄昏的日光之中,在那光影迷蒙的烟霭之中,我仿佛看见了“高鬟立共桃鬟齐”。李商隐的诗真的是妙,“鬟”是把头发盘存上面,他说,我就看见一个梳着高高的鬟髻的女子站在那里。站在什么地方?“高鬟立共桃鬟齐”,李商隐真的是会想象,一个盘着高髻的女子就站在盘着高髻的桃花树的旁边。 “立共”是说跟桃花树并立在那里,而桃花树哪里有鬟髻?李商隐说桃花树上面的那些花就像女子头上插戴的花朵。

可是,真的有这个人吗?没有,“雄龙雌凤杳何许,絮乱丝繁天亦迷”.李商隐诗中的形象跟口吻真是写得好,“雄龙雌凤”,都是对比,一个雄,一个雌,一个龙,一个凤。李太白说“神物合有时”(《梁甫吟》),上天所生的神物,一定有一个时间会汇合的,上天所生的神物,一定有和他相当的对手,一定有一天会合在一起。可是李商隐说什么,“雄龙雌凤杳何许”,“杳”本来是说太阳落到树下,深隐了,不见了。天下最美好的事情是有雄也有雌,有龙也有凤,可是现在既没有“雄龙”也没有“雌风”,所以我所追寻的,一切都落空了。“絮乱丝繁天亦迷”,那么现在我所看见的是什么?看见了凌乱的柳絮,看到了空中的游丝。有的时候,春天的昆虫有一种分泌物,飘在空中,很长很长的,那就是游丝。

写到这里,似乎已经没有再进一步的余地,可是李商隐说,“醉起微阳若初曙,映帘梦断闻残语”,那真是像前生的梦魇一样永世也无法解脱了。他这份感情在清醒时固然是“絮乱丝繁”,在梦里也一样盘旋萦绕。“微阳”指的是夕阳,和“初曙”相对,“梦断”则和“残语”相对。看到夕阳却以为是“初曙”,已经梦醒却似乎还听见梦中那些叮咛细语,可以想见这里边有多少对所怀所想者的痴迷和哀伤。

“愁将铁网罥珊瑚,海阔天宽迷处所”,上一句写那永无休止的追寻之辛苦,下一句写失望落空的悲哀。珊瑚生在海底,采珊瑚要先做铁网沉入海底插入珊瑚之中,然后绞网以出之。那是一项很艰难的供作,但只要有决心有毅力,毕竟可以达到目的。可是现在我纵然手里拿着这千丝的铁网,眼前却是“海阔天宽”,一片空旷,叫我到哪里去寻找!这仍然是落空,是迷惘。

“衣带无情有宽窄,春烟自碧秋霜白”则是写伤心绝望之后的悲苦。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大自然的春去秋来却是如此的冷漠无情,所以就“研丹擘石天不知,愿得天牢锁冤魄”。丹砂可磨而不可夺其赤,顽石可磨而不可夺其坚,但“丹”和“石”所受到的损伤又是谁造成的呢?司马迁说的,“傥所谓天道”,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天牢”本是天上星宿的名称,而“愿得天牢锁冤魄”,则含有一种天上地下永世难销的怨恨在里边。

李商隐在这首诗的最后说,“夹罗委箧单绡起,香肌冷衬琤琤珮。今日东风自不胜,化作幽光入西海”。“罗”是一种丝织品,“夹罗”就是两层的夹衣服。“委”是弃置,“箧”就是箱子。夹衣服被弃置在箱子里边了。现在你要穿什么衣服呢?穿单的。“绡”是一种薄纱的衣服,“起”是拿出来。把夹衣服收起来放在箱子里,把单的更薄的衣服拿出来。“夹罗委箧单绡起”代表天气暖和了,春天从“风光冉冉东西陌”的到来,到“夹罗委箧单绡起,香肌冷衬琤琤珮 ”,这说的是春去,春天将要消逝了。“香肌冷衬琤琤珮”,这是形容女性的肌肤,苏东坡有一首词说“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洞仙歌》),夏天的女性的肌肤是“冰肌玉骨”,是清凉的。所以李商隐说,等到春天将要消逝,夏天快要来的时候,“香肌冷衬琤琤珮 ”,“ 珮”是女子身上佩带的佩玉。当夏天要来的时候,天气温暖了,春天到哪里去了呢?李商隐说“今日东风自不胜”,“东风”是春天的风,“胜”是能够担任的意思,“不胜”是说无力。李商隐说,今天的东风,已经慢慢地没有力量了,“化作幽光入西海”,所有的象征着春天的一切,就化作一片幽光沉入海中。光影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常常说“光速”,春天的消逝,也是这么快,好像化作一片光消逝了。消逝得那样渺茫,不可追寻,“幽”者,是幽微而渺茫的意思。李商隐说,春天所有的美好的一切就变成一片幽微渺茫的光影,那么快就消逝了。到哪里去了呢?由于中国的地理特征,春天所刮的风都是从东边吹来的,所以是“东风”。东风吹的话,一定是向西吹。所以李商隐说“化作幽光”就到西方去了。到西方的什么地方去了呢?到西有的一个非常深远的不可追寻的地方,就是大海。大海是一个最辽阔、最遥远的形象。如果春天真的化作幽微渺茫的光影消逝了,那一定是消逝在那西方的、辽阔的、遥远的海中,“入西海”就是沉没在其中,再也找不回来了。

李商隐所说的“化作幽光入西海”,从文法上来看,“化作”什么,进入什么,是合乎文法的,一个动词,一个受事,文法上的结构完全是通顺的。可是,句子中所用的形象,一个是“幽光”,—个是“西海”,是完全感性的、非理性的形象。李商隐是把一些非理性的形象跟一些理性的句法结合起来了,他整首诗里边所用的都是非理性的形象,他说“暖蔼辉迟桃树西,高鬟立共桃鬟齐”,“齐”就是平的意思,就是同等的高度,文法上也是通顺的,可是形象上是非理性的。什么叫做“桃鬟”?桃树又没有头发,桃树上面会梳出鬟髻吗?没有这样的事,所以“桃鬟”的形象是非理性的。李商隐的诗的一个特色是把不合乎理性、超越理性的形象跟理性的章法、句法的结构结合起来了。他的诗的章法和句法是理性的,是可以理解的,这种结构就影响到了他叙述的口吻,所以他的口吻,你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他的形象是非理性的,这种很微妙的超越理性的形象,跟让你可以接受的理性的句法结构的口吻一结合,就是你不懂他的意思你也能被感动,这就是李商隐的诗非常奇妙的一点。

你要知道,人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贵远而贱近”。什么东西都被你了解得清清楚楚了,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你就对它不着重了。如果有一点东西老让你抓不着,你心里边就老想着去抓它,它就对你有一种非常强大的诱惑力,这是一种不可知的魅力,李义山的诗就有这么强大的感动人的力量。

0
《叶嘉莹说中晚唐诗》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