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制度与大革命 8.9分
读书笔记 第三编梳理
江筠

一,到18世纪中叶,文人何以变位国家的首要政治家,其后果如何

1️⃣法国文人在18世纪中叶前后展现的精神是空前的。他们不像英国文人卷入政治拥有权力,也不像德国同行完全不过问政治只研究纯哲学,而是不断关心政府有关的问题。2️⃣众多文人有众多分歧,但起跑点是一致的:应该用简单而基本的,从理性与自然法中汲取的法则来取代统治当代社会的复杂的传统习惯。3️⃣那时的哲学家的观念与社会基础的观念格格不入并非偶然。特权泛滥把哲学家抛向人生来平等的思想。对古老沿袭无人整饬的旧事物的厌恶将他们引向用理性勾画的蓝图。4️⃣社会保留了进行哲学思辨的自由,深受政治自由阻碍的人爱上此种文学政治。政治生活被推入文学之中,作者开始控制了舆论的领导。5️⃣贵族丧失的统治权不被作家占领,但贵族把文人的思想奉为精神娱乐,支持文人。6️⃣由于脱离实际,文人忽视掉了改革的种种障碍,对危险毫无预感,更加大胆的蔑视,也是一种愚昧。对此狂热追随的人民以为可以简单凭借理性进行改革,对成为牺牲品全然不知。7️⃣在英国,研究政治与实践人混合,系统有序,在法国,民众想象脱离现实社会。而美国大革命对法国人比其他人更加震撼人心——他们代替法国人实践了自己的思想。

二,非宗教倾向在18世纪的法国人身上如何成为普遍占上风的激情,对大革命的特点有何影响

1️⃣宗教改革以后,很多人怀疑或抛弃基督教的传统,出现了不信宗教的思潮,但只是在君王和才学之士中传播的一时爱好。在其他时代,攻击抨击现存宗教,总是会产生对新宗教的热忱,而大革命时期,人们热情地扫除信仰。宗教上绝对无信仰是反对人民天性的,一向产生某种病态的萎靡不振,这次却造成狂热。2️⃣教会的罪恶与流弊相对于大部分天主教国家要少得多,所以不是主要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作家成为了推翻国家的真正首领,而教会成为了作者传播思想的特殊障碍,对作品的查禁激起了作家的写作激情,引领了非宗教潮流。3️⃣以英美比较:尊重宗教是国家稳定和个人安全的最重要的保障,在法国旧制度消失之际,非宗教思潮私下传播,宗教信仰者沉默加入群众。在备受打击之际又向宗教信仰靠拢。4️⃣非宗教思潮的影响:“与其说非宗教使人心堕落或风尚败坏,不若说使人精神失常,以至那时的人们采取如此奇特的极端行为。”激进的思想填补了宗教缺席的灵魂。

当宗教离弃灵魂时,它并不像经常发生的那样,让灵魂空虚软弱,灵魂一时间充满了感情和思想,它们度占据了宗教的位置,哲时使灵魂不致消沉。如果说进行大革命的法国人在宗教上比我们更不虔信,他们至少还保持着一种我们所缺乏的令人赞美的信仰:他们相信他们自己。他们不怀疑人类的可能完美性和力量,一心热衷于人类的光荣,相信人类的美德。他们把这种骄做自信心化为他们自己的力量。诚然,骄做自信心常常导致错误,但没有它,人民只能受奴役:他们从不怀疑他们的使命是要改造社会,使人类新生。对于他们,这些情感和热情已变成一种新宗教,它产生了宗教所产生的某些巨大效果,使人们摆脱个人利己主义崇尚英雄主义和忠诚,使人们经常胸襟开阔,不斤斤于般人计较的秋毫得失。
引自 第三编梳理

三,法国人何以先要改革,后要自由:人们并不真正向往自由,而是向往没有专制带来的物质利益。而当这些利益通过集权制度也能获得,反而自由精神只能带来动荡时,人们更愿意前者。

1️⃣在为大革命作准备的所有思想感情,严格意义上的公共自由的思想与爱好是最后一个出现,也是第一个消失的。政府开始被撼动,但是自由的问题迟迟不被提及。2️⃣18世纪中期经济学派/重农学派的著作能够最好的研究大革命的真正本性。大革命所孕育的制度都出于此。——重视贸易自由,强调平等,痛恨旧制度,但排斥政治自由,而是提倡保证公共教育来防止政府滥施权力。这一切依靠王室政府来改革,也就是需要庞大的中心权力。心驰神往君主重视农业,科举官职,奉哲学为宗教,奉文人为贵族的中国。(??)3️⃣社会主义与经济学派也在同时期产生,一切公有,国家掌管一切。4️⃣20年后政治自由的形象逐渐突出,人民要亲自动手革命。

我想,从这个时刻起,这场彻底的革命就不可避免了。它必然使旧制度所包含的坏东西和好东西同归于尽。段有充分准备的人民自行动手从事全面改革,不可能不毁掉一切。专制君主本来可以成为危险较小的改革家。对我来说。当我考虑到这场革命毁了那样多与自由背道而驰的制度、思想、习惯,另一方面它也废除了那样多自由所赖以存在的其他东西。这时我便倾向于认为,如果当初由专制君主来完成革命,革命可能使我们有朝一日发展成一个自由民族,而以人民主权的名义排由人民进行的革命,不可能使我们成为自由民族。 当法国人重新激起对政治自由的热爱时,他们在政府问题上已经具有相当多的概念,它们不仅与自由制度的存在完全不符,而且几乎与之对立。 在他们的理想社会中,只承认人民,没有其他贵族,除了公务员贵族;只有一个唯一的、拥有无限权力的政府,由它领导国家。保护个人。他们既想自由,又丝毫不愿抛开这个最基本的概念:他们仅仅试图将它与自由的概念调和起来。 于是他们着手将无限制的政府中央集权制和占绝对优势的法团合在一起:官僚行政和选民政府。国民作为整体拥有一切主权权利,每个公民作为个人却被禁在最狭隘的依附地位中:对前者,要求具有自由人民的阅历和品德,对后者求具有忠顺仆役的品质。
引自 第三编梳理

作者旨在强调大革命以来60多年,法国人尝试将政治自由引入与之格格不入的集权制度和思想中,屡屡失败,心灰意冷,于是如今的法国人回到了100年前经济学派的观点:在一个主子统治下生活还不错。

我常自问:在各个时代曾使人类完成最伟大事业的这种自由激情,其根源何在,它在哪些情感中生根滋长。 我清楚地看到,当人民被引入歧路时,他们一心向往自治;但是这种对独立的热爱根源于专制制度发生的某些特殊的暂时性的弊病,它绝不会持久:它与产生了它的偶然事件一起消失;人们似乎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为自由而生的民族,它们所憎恨的是依附性的恶果本身。 我也不相信真正的对自由的热爱是由于人们只见到自由带来的物质利益:因为这种看法常常使人模糊。的的确确,对于那些善于保持自由的人,自由久而久之总会带来富裕,福利而且常常带来财富;但有些时候,它暂时使人不能享受这类福利:在另些时候,只有专制制度能使人得到短智的满足。在自由中只欣赏这些好处的人,从未长久保持自由。多少世代中,有些人的心一直紧紧依恋着自由,使他们的是自由的诱惑力、自由本身的魅力,与自由的物质利益无羨:这就是在上帝和法律的唯一统治下,能无拘无束地言论行动、呼吸的快乐。谁在自由中寻求自由本身以外的其他东西。谁就只配受奴役。
引自 第三编梳理

四,路易十六统治时期是君主制最繁荣的时期,何以繁荣反而加速了大革命的到来

1️⃣路易十四称霸欧洲之际,法国开始衰竭。在18世纪上半叶变得麻木停滞,在下半叶新精神推动了法国的残躯复苏片刻。2️⃣80年代的总督与40年代截然不同。更加顺从,关心,温和,统治者真正关心人民,赈济,尊重哦哦,公共繁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更甚于革命之后。3️⃣政府弊病多端,但是一个强大而不专制的政府,一个上层阶级十分开明的民族,这两股力量推动王国残骸前进。“把人民的伟大强生一概归因于法律体制是再肤浅不过了”——原因而在于精神与生命力。4️⃣繁荣与发展的同时,精神更惶惑不安,民族在走向革命。革命发源地恰恰是进步最明显的地方。“巨大的苦难可以被承担,但一旦被减轻,就无法忍受。” 5️⃣另一个原因是国家机器仍然弊病多端。发展使得民族发财欲望膨胀,然而政府无限扩大开支,财政拮据,债务累累,使人民忍无可忍。

五,何以减轻人民负担反而激怒了人民

六,政府完成人民的革命教育的几种做法

七,何以一次巨大的行政革命成为政治革命的先导,其结果如何

1️⃣1787年政府进行了一次彻底改革,引起混乱。在财政区(总督)设置省议会,取得自治权,选举镇政府,各地如一。创设的所有权力都是集体权力,忽视习俗的作用——剥夺总督权力,使政府运转陷入停滞。

假如人们今天愿意冷静思考长期以来政府在法国占据的重要位置,政府每天接触的众多的利益,依赖政府或需要政府协助的一切事情:假如人们想到正是靠政府而不是靠自己,个人才能期望在自己的事务中取得成功,才能指望他们的行业得到赞助,衣食得到保证,才能开辟和维修道路,才能维持安定才能保障福利,若考虑到这些,人们一定会明白,政府受到损害会使无数人自身受到损伤。
引自 第三编梳理

2️⃣行政改革在农村的弊病尤其明显。改变了人们的相对低位,使各个阶级对立冲突。曾经农村捐税差异明显,居民划为各自敌对的集团,但改革并没有缩小各阶级之间的距离,行政权移交选举团,第三阶级成为势力,拒绝贵族的套近乎,阶级冲突加重。3️⃣此次行政改革先于大革命,突然的大规模革新是史上最大动荡之一。4️⃣与英国对比: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只是表面触动次要法律,没有改变习俗与惯例。社会只在顶层动摇。法国的行政改革突然而彻底,但大多数混乱人民都没有察觉。即使中央政权形式改变,惯例和准则继续支配者普遍事物,但是无人知道该听命于谁,国家各处失去平衡,只需一触即发。

八,大革命如何从以往事物中自动产生

0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全部笔记 77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