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形学故事 9.2分
读书笔记 导言:景观建筑学与建筑学的地形性前提
丿不全
景观和建筑既不真的相同,也不完全不同。它们只是彼此相似罢了。二者共享的话题(主题,框架,场所)就是地形学。地形学不只奠定了景观与建筑的相似性,还为二者对当代文化的贡献提供了基础。
景观和建筑都是要给实际生活的场景与环境以广度(amplitude)和形构(configuration)。由于是这样的题材,就需要一种相当程度上的抽象,才能接纳“空间假说”(space hypothesis)以及它所需要的艺术门类搭配。人们需要忽视一些条件,具体到诸如建材,生产模式,常规尺度,使用类型,才能把景观和建筑看成是形式构成的艺术。
赛德迈尔机敏地指出了自文艺复兴以来就已经存在的各种艺术之间某种程度上的内部竞争。但是塞德迈尔令人惊讶地断言,只是到了“旧制度”(Ancien Régime)结束时,各种艺术才开始自主地界定自己的学科,摆脱跟建筑的结合。这场革命的第一场主要战役就发生在户外。风景园的发展乃是¨有意识抗议¨建筑霸权的最初爆发地。
在1970和1980年代——就是所谓的后现代时期里——人们曾对建筑的语义方面很是关注。那些年里,人们经常讨论的¨转向历史¨(turn to history)指的是¨转向历史中的风格¨(turn to historical styles)。对于风格的执着又导向了对于¨形象性¨的执着,特别是对建筑内外的二位形象或是¨廓形形象¨(figures in profile)的关注。空间被看作从属于表面,而表面又从属于风格——各种各样的风格。历史和风格原本可以提供除了形象性之外更多的研究话题,例如有关建筑建造过程的各种风格。但后现代建筑师只想要追回那些能够恢复建筑表达或是交流能力的徒刑。因为他们假定现代建筑缺失的就是现代建筑表面已经剥去的历史形象性。毕竟,现代建筑的设计师们承认,为了转向现代功能要求而拒绝了传统装饰。而后现代渴望的是意义,是从最为突出展示了¨内容¨的哪些要素——建筑的¨图形性¨或是图画性要素——那里得来的结果。

一段教科书式的批判

下面的这一前提尽可能直接地陈述了我的反向立场的基础:建筑物总是要建在某地。这一简洁的陈述可以帮助我们扭转建筑在当代文化中日益丧失其意义的趋势。

前提是句大实话。突然意识到口语化的表达会加强观点的力度。

现代哲学对过去几十年里的建筑所做的重要贡献在于提出了¨存在,必然是关联性存在¨的说法,亦即,个人只能相对于他者或是在跟他者的对话中才能界定自己。在人身上成立的这一道理在建筑身上也成立。
对于建筑来说,倡导语境,倡导将建筑物重新定为更为宽广环境里的一种组成,意味着要去重新思考建筑跟它的物质性和空间性环境的介入——不管是面向人造还是非人造的环境。这也意味着物体的¨弱化¨,或者叫物体的世俗化。
0
《地形学故事》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